邊白白生日大快樂喔 QAQ 

 

 

 

 

=   =   =   =   =   =

 

 

 

 

朴燦烈依稀記得小的時候曾經和姐姐一起看過一部連續劇。

 

劇裡的男女主角就是在這裡踩著片片雪花追逐而過,那樣紛飛的雪白季節、加上一點催淚的主題曲和初戀故事,十足讓他老姊在電視機前哭的唏哩嘩啦不說、那時候還讓他很擔心自己姊姊會不會這齣戲看完後就變神經病了。

 

畢竟入戱太深這種情緒還小的他不懂,更不知道電視裡為什麼非得要死去活來的才叫愛,所以在朴燦烈的潛意識裡其實對男生愛女生這些事情有點害怕的,畢竟他沒那閒功夫頂著個大雪天、兩個人、在隨時有可能冷到暈過去的天氣裡面帶微笑的說一句我愛你。

 

 

 

不過事實證明是他多想了,他老姐沒有因為劇情太過狗血而崩潰還是老愛壓榨他、而他始終也沒體會到什麼叫做愛到死去活來也只願你安好,更不用說現在這風光明媚的和電視裡的模樣完全是兩個世界的光景了。 

 

隨著遊覽巴士終於在暫停區停下,朴燦烈下了車後邊伸懶腰邊看著眼前的綠意盎然不由得皺起了眉頭,嗯、還好不是大雪紛飛,還好他正年輕,還好他老姐不知道──....

 

 

「呦,朴燦烈你傷那門子的感呢」好友突然一把攬上他肩頭,讓朴燦烈打住思緒回首愣了愣、轉個心神又笑了起來嚷嚷著說既然來了南怡島怎麼有不吃綠豆餅的道理。

 

 

 

........我怎麼不知道原來你是個吃貨」意思就是嘿親愛的朋友你的思維模式跳躍的我跟不上啊,跟不上。

 

「你不知道的事可多了」反勾搭住朋友的肩頭,又沒個正經的邊嘻鬧邊往路旁的小吃攤走去,直到身旁不知道誰喊了句.、「燦烈你看那不是小傢伙嗎?

 

這才把朴燦烈原本平穩完整的心跳又給砰個七零八落。

 

 

 

 

 

邊伯賢的身邊停著一台米白色的單車,就他的姿勢來看估計是齒輪落了吧、那身版一蹲下來更是小的不像話,沾了黑油的手一抹過額角滑落的汗水、白淨的小臉上馬上就添了一道突兀的黑。

 

「噗─」 笑了出來,朴燦烈帶著笑意無視身旁好友的微妙眼光逕自走到男孩身旁跟著蹲了下來、「那個,應該要這樣的」

 

 

把鍊子一頭掛上齒輪、抓著踏板迴了半圈,鍊子就又乖乖重回原位上隨著轉動的後輪發出咑咑咑咑的聲音。

 

 

......怎麼又又又是你?!!」那雙些許下垂的眼睛正眨個飛快,正用那雙沾滿油污的手指一臉見鬼的表情指著自己。

「朴燦烈」他指了指自己,又怕這麼說邊伯賢會覺得莫名其妙、於是又趕緊伸出手補了句、「你好」

 

 

 

邊伯賢很敷衍的在那雙手上隨一掐了一下便放開,不過手指頭上的油污倒是毫不客氣的沾上了對方一掌心黑。

「啊、抱歉」

 

 

如果不是男孩那張臭臉的話這句話聽起來可能還滿有誠意的,但是朴燦烈不太在意、這正好,給了他一個可以繼續糾纏(?)對方的理由。

 

 

拉著人說要找水源洗手、洗好了又說既然租了單車要不他可以載他四處晃晃,放生了自己那一群老友不說還嘮嘮叨叨的扯了一堆有的沒的看似廢話實質上全是圍繞著邊伯賢轉的話題。 也許你會好奇明明最怕吵怕麻煩怕套交情的邊伯賢怎麼沒拒絕大男孩,不過就從他半推半就的被帶到洗手台前遞上肥皂的那一刻開始、大概就懂這最後一天的行程看來是不會太清靜了。

 

 

 

「喔、對對對,白白你吃過綠豆餅了嗎?

 

邊伯賢搖搖頭,抬頭去看這個過度熱情、死活都不肯放過自己的大男孩。

 

 

欸、既來之,則安之這句話完全不適用在他身上啊拜託誰快來就他朴燦烈這貨真的好吵吵吵吵吵........

 

 

基於腦海裡萬一他翻臉走人照朴燦烈那身高八成沒在幾秒內就能找著自己的緊迫度來看,邊伯賢還是十分認命的把腦海裡所有吶喊全壓縮成一句,想吃嗎?

 

所以就有了小攤前邊伯賢身後粘著朴燦烈兩個人四個眼睛盯著鐵板不放的畫面了,男孩在等待之虞偷偷側過頭去看大男孩的側臉,帶著淺淺的微笑、和第一次見面比起來更加細長分明的睫毛,不比自己略為上揚的眼角,手長腳長的看來什麼動作都大,卻意外的和粗略外表不搭襯的細心。

 

更何況剛剛在那有一搭沒一搭的談話裡還有邊伯賢沒發現的熟悉感,光是這裡曾經拍過的連續劇這點就足夠他倆牽著腳踏車有說有笑的談上一整路,還有昨晚上能看見星光的舞台、還有快被烤熟的營火晚會...

 

 

 

朴燦烈說,邊伯賢很好、唱歌好長的好什麼都好。

 

邊伯賢說,朴燦烈你神經病吧,雖然他不否認對方也很好,甚至遠超過了腦海裡既有的初次印象。

 

好像每數出一項就更能增添一分好感一樣,直到後來朴燦烈拿著還竄著熱氣的餅伸長了手擺在自己眼前時邊伯賢這才恍然大悟,啊、所謂的美好、不就是這種感覺嗎?

 

透過熱氣看見的朴燦烈很暖,這感覺和前天在飯店大廳和人打賭時那種刺激不一樣,或許能和一口咬下的甜膩比擬,也許能和滿心滿嘴的熱度相抗衡。

 

 

 

「朴燦烈」餅吃完了,邊伯賢在歸還腳踏車前頭一次在對方面前笑了起來,「謝謝」,他說,然後看著大男孩有點愣神這才跟著說了句再見轉身離去。

 

 

「回學校以後我們還連絡嗎?」 他不懂自己此刻的緊張感代表了什麼,只是拉住男孩趕緊從包裡隨手撕了張空白紙填上手機號碼塞進對方的手心裡的慌亂。

 

 

 

「回去以後,一定要再連絡」

 

....嗯,一定」

 

 

 

 

 

 

就這樣吧,當朴燦烈揮著手目送載著邊伯賢那輛觀光巴士消失在視線裡的那瞬間、好像忽然能懂連續劇裡那些不合常理的劇情出現的理由了。

 

 

嘿嘿、因為現在的他的確還滿想來首經典的曲子來抒發滿心雀躍的心情啊.....

 

 

 

 

 

 

「呀、我說燦烈你可以不要笑的這麼欠揍嗎!!」

 

= = = = =

 

幾年後的夏天,朴燦烈在休息時間看見練習室裡那片熟悉的門板不曉得第幾次被打開。 

 

 

 


孩子們,這位是今天加入練習的邊伯賢,要好好相處知道嗎?理事輕輕拍著男孩的後背、給了一記微笑後便帶上練習室的門,留了一屋子沉靜給他。

 

 

 

 

在那間貼有一片藍天的練習室裡邊伯賢卻好像看見了幾年前那個電梯口前的少年一樣。


一樣的笑容燦爛,一樣的錯手不及。

 

 

大男孩有些緊張的搓了搓掌心,明明走向自己只是幾步路的時間,但在那當下邊伯賢湧上來的回憶就好像把那個夏天之後的空白全給串上似的,紮實的讓男孩軟化了剛進門時的僵硬和緊崩,揚起嘴角看這這正好來到眼前的人。

 

 

你就是邊伯賢嗎?滿是笑容的語氣裡還藏著隱忍著什麼的顫抖,那雙大眼睛裡滿滿的都是自己的身影。


...好像呢」同樣笑著回答道,好像是呢、是啊,一如幾年以前那個小攤位前一樣,熱氣裊裊模糊了視線,綠豆餅的甜味膩上心頭。

 

 

那時候的朴燦烈說,回學校後我們還會連絡吧?


那時候的邊伯賢說,嗯,一定。

 


時光荏苒,人依舊在,只是誰也沒想過朴燦烈在那之後從沒接到對方的一通電話甚至是來電,說白了吧,對於一個明明就叫邊伯賢,總是被自己喊著白白、白白的男孩來說他似乎了解的太少, 一如沒有人會猜到邊伯賢斷了音訊的原因就只是在回程途中掉了那張寫有朴燦烈聯絡方式的便條紙罷了

 

 

 

 

最美不過年少,那句我們都陌生的後話寫著的、正是最長不過時間。

 

 


大男孩又笑了起來,比那年夏天還要燦爛溫暖,「.....我等你好久了」


邊伯賢點點頭、他知道的,因為....

 

 

 

 

.....我也是

 

 

 

= = = = = END

雜話;

 

                 距離上一個說喜歡的日子正好365天,白白生日快樂ˊUˋ

                 要平安健康,走機場的時候也別老是臭著張臉了雖然你怎麼樣努那都喜歡阿~(欸)

 

                  [2013.05.06          阿路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酸+阿路路。 的頭像
阿酸+阿路路。

♬六人式雙開冰箱

阿酸+阿路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米米墨
  • 親辜寫得好好阿
    加油!!
  • 喔,親辜你好!!!
    很久沒上來了看見你的出現有讓我開心到xd
    總之、很謝謝你喔~

    阿酸+阿路路。 於 2014/02/17 20:07 回覆

  • 유패
  • GOOD ♥ !!
  • 雖然都已經228了.....但我還是想說你真的超簡潔有力XDDDDD

    阿酸+阿路路。 於 2014/02/28 00:0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