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篇就某方面來說是BE,慎入。

 

 

 

 

 

2006, 冬

 

 

 

 

天空灰濛的像池被攪亂的潭水,模糊不清。

 

 

 

龍俊亨搓了搓口袋裡兩雙凍到沒知覺的手,實在沒弄懂尹斗俊葫蘆裡到底賣的是什麼藥。

 

 

 

幾天前不曉得從哪借來了幾套裝備就說要上山滑雪,說趁年輕就要做點不會後悔、又頗具紀念意義的舉動來增添人生的精采度,邊解釋還不忘在登山包裡丟上幾片小包裝的巧克力、爾後才拉上拉鍊把東西朝他身上丟來。

 

 

『喔、還有,別告訴耀燮。』

 

 

 

 

起先他還以為可能是什麼特別驚喜吧,畢竟當時候正值聖誕節前夕、而梁耀燮不巧正迷上套書裡的冒險故事,在學校裡總是特別起勁的拉著自己和尹斗俊推薦個沒完不說,書裡剛好就這麼提到裡一句〝猶如冬季雪花落下的聲響般〞,猶如個什麼他龍俊亨是不大在意啦、但就是苦了好友得絞盡腦汁來回答男孩在閱覽後不經意問道的那句、下雪會是什麼聲音?

 

 

 

見鬼的他看雪看了17年也沒仔細注意過下雪的聲音啊,也虧尹斗俊還真有耐心的幫他在大冬天裡的找答案了。

 

 

 

 

只是看這天色實在不是很讓人歡喜,尤其是他鞋子裡的襪子好像有點受寒、凍的他腳指頭麻木的和腳上的厚綿襪相互模蹭著,說不上疼痛但就是讓龍俊亨走起路來相當不安心。

 

 

 

「我說」 於是不曉得是受不了一個人被拋在後的冷清還是其他因素吧,龍俊亨咬咬牙多踩了幾個腳印好追上前方那兩個正同時回過頭來看著他的身影。「...你們兩非得要用一副〝被打擾〞的模樣回應我嗎?

 

 

 

「難道中途插話還不算打擾?」帶著笑意攬住他的肩頭,尹斗俊說話時吐出的熱氣在空中暫留了一點時光,龍俊亨聳聳肩不太想多搭理這說話時常腦熱沒顧忌的友人、反倒是側過了半個身子去問走在對方另一邊的男孩待會上了遊客中心想幹嘛。

 

 

 

「搭纜車!」

 

....除了纜車就沒別的了?

 

「說吧,龍大哥大雪天帶我們上山是為了什麼呢?

 

 

龍俊亨在看不見的角落裡悄悄翻了尹斗俊好幾個白眼,你就繼續裝吧尹斗俊、明明幾星期前打電話向他邀約說要上山滑雪看景散心的人是他,怎麼才幾個日子下來這趟看來吃力不討好活該找罪受的旅遊提議人就變成自己了蛤?

 

「拜託還不是─」還不是你說的根本沒來的及到嘴邊就感覺肩頭上一緊,尹斗俊輕輕的搖頭、在龍俊亨還一頭霧水之際又轉過去和梁耀燮嘻嘻哈哈,突如其來的應對轉變太快、愣過半响他才意識到尹斗俊的動作是在暗指先前囑咐過那句千萬別讓耀燮知道的叮嚀,迫使龍俊亨一下子沒了聲音。

 

 

 

沉默不過多久,小孩就耐不住好奇心一雙眼睛往前探了半個身子出來落在他身上,「還不是什麼?」一句話問的滿懷期待,龍俊亨只能皺著眉頭、緩了緩心裡的矛盾告訴男孩不就是應景嘛,「況且耀燮是你說想聽下雪的聲音的」

 

 

「咦、你怎麼知道!!!

 

「你耳朵凍壞了吧,又不是下雨哪來聲音」

 

「尹斗俊你不懂就閉嘴,俊亨我跟你說.......

 

 

 

 

說了什麼其實他也沒聽太多進去,10年前那個冬天、龍俊亨的記憶裡除了滿山遍野的雪白外可能只記得梁耀燮凍紅的面頰,以及尹斗俊那帶著些許無奈的笑意了。

 

 

 

 

那時候的他不懂,明明只是一件再簡單不過的事為什麼尹斗俊非得要他保證絕不向男孩說提起原由不可,直到許久後的某個大雪天他一個人撐著傘走在小巷裡時、他才知道原來落雪是真的有聲音。

 

 

那是一種細微的、一下子就能勾起回憶的奇妙感官刺激,在吸吐著冰冷空氣之際龍俊亨除了莞爾梁耀燮就此眷戀冬季的原由之外,或許多少還是會感嘆吧,就連當初那彷彿存在於那兩個人之間的些許微妙都是,雖如冰晶般透明的簡單可見、卻複雜的不能言說。

 

 

 

 

 

畢竟生活養成習慣,不論置否、全都是最赤裸裸的真心。

 

 

= = = = =

雜話:

               還有2天。(?)

 

               [2013.05.16  阿路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酸+阿路路。 的頭像
阿酸+阿路路。

♬六人式雙開冰箱

阿酸+阿路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