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簡潔ㄆ)

 

 

 

 

 

=      =      =       =       =

 

 

 

2011,夏

 

 

 

 

                

 

           這年夏季的太陽太過熾熱,猶如烤爐般把世界烘的像是快溶化一般軟爛,熱氣上升使得柏油路上的空氣些許浮動,龍俊亨被這樣的天氣給曬的有點煩躁,對於這種連站在林蔭下不出五分鐘便會汗流浹背的天氣實在是厭惡的沒輒。

 

 

 

          用手背擦去滑落至下巴的汗水,他想起了印象中梁耀燮也一直是個怕熱的人,本來水就習慣喝的比別人多些了、但這個季節卻讓男孩像漏了縫的水缸般怎麼往身體裡灌水也止不了暑,一整天下來整個人看起來相當渙散、東西也沒見吃多少進去,還直嚷著反胃。

 

 

          尹斗俊大概也是熟悉梁耀燮每到夏季就有的老毛病吧,龍俊亨想起那個傍晚學校長廊上吹來的風還帶著南風特有的濕粘,夕陽穿過教室的窗在課桌和地板上映出幾個見方的陽光,昏黃的、暗紅色的,看不見的遠天交接處有依稀可見的深藍正等著交替天光,他卻在門外看見教室地板上那兩個被拉的好長好長的影子。

 

 

 

         他一下子認出一雙影子是尹斗俊和梁耀燮,畢竟他倆總是喜歡這麼互相拉扯時間只為了多說上兩句話,但是這一次龍俊亨心裡明白尹斗俊想和梁耀燮談的不會是回家路上的小魚餅店是不是早已歇業的話題,而是那一句他不得不說的道別。

 

 

 

 

 

 

 

 

 

         『我要走了』

 

          好友的聲音在空蕩的教室裡回蕩的特別清楚,龍俊亨站在教室外煩悶的抬起頭、思考校舍建築的設計,思考頭頂上到底安了多少座日光燈,思考過所有無關緊要卻還是讓苦澀佔據了所有感官知覺、聽來梁耀燮那一句好像拉高了幾分貝的質疑。

 

 

 

        『你在開我玩笑嗎?

 

        『我很認真、耀燮』

 

        『那你到底──....

 

        『對不起』

 

 

 

        

        簡單三個字,世界又回歸到寧靜無聲的狀態。

 

 

        龍俊亨站在門外看見尹斗俊倉惶著走出門來、見到自己好像不太訝異,只是勉強的勾起嘴角同樣說了句再見。

 

 

        『這就是你給他的答案?

 

        .........如果可以,我情願耀燮一輩子都不知道』

 

        『你他媽真是個混蛋!』

 

 

 

 

 

          抽回被自己拉住的手臂,尹斗俊走過長廊的身影看來孤單的狼狽、卻再也沒有讓龍俊亨去支持他的理由了,那個時候的他只能咬牙踏進教室內去尋找男孩的身影,見他一個人撐著膝蓋彎下腰的模樣十足讓自己一顆心像被提到高處一樣害怕。

 

 

        ...耀燮...?他緩慢的走到梁耀燮的身邊,伸出手才想順順男孩的背、卻只感到對方薄薄的T恤下是些微顫抖的身子,等龍俊亨跟著彎下腰想去看男孩的表情時卻被梁耀燮一掌擋在肩頭打停。

 

 

         『俊亨....一下就好.....

 

         『斗俊他.....

 

         結果梁耀燮沒有好,而是連呼吸的重了起來、直接順著姿勢蹲下身把自己的情緒給埋進膝蓋裡,悶著聲音還能笑個幾聲,說著好丟臉、說原來他連像那些女孩子一樣的告白機會都沒有,語調不變、速度不變,但龍俊亨發誓那絕對是他聽過最令人心疼的笑聲。

 

 

         ……………

 

        

         模模糊胡聽不清,男孩可能是因為暑氣沒了精神的語氣輕輕問要是這世界沒了帕米爾高原會不會就這樣傾塌,龍俊亨沉默、回想起剛才在教室外看見的兩個影子是多麼靠近,一下子擠進他們兩個人之間的死寂讓他突然茫然了,儘管知道答案但自己還是半句話都沒有說。

 

 

         他沒有告訴梁耀燮就算世界沒了屋脊也不會傾塌,沒有告訴男孩尹斗俊一走、梁耀燮並不會就不是梁耀燮,沒有告訴他、其實尹斗俊也如他一樣愛著他。

 

 

          龍俊亨只是站在那裡直到夕陽完全西下才扶著蹲到雙腳發麻的梁耀燮起身,看著在慘白的日光燈下男孩泛紅的眼眶跟著心酸,甚至有點愧疚為何不在一開始就把原由告訴男孩,要是知道尹斗俊遲早會離開的話那再這之前的所有時光他們兩個人是否就會更珍惜彼此,是否就可以把握住不長的時間來讓彼此知道對方的心意.........

 

 

 

 

         

 

 

 

 

 

       「請新郎新娘交換戒指」

 

 

 

 

         龍俊亨端起那女孩的手,溫柔的在她戴著白紗手套的修長手指上套上戒指。

 

 

      

         會場揚起一片祝福的掌聲,龍俊亨帶著笑意的眼角看見眼前的女孩羞澀的笑容、他微微轉過頭去看著長椅上的賓客、沒找著原本坐在角落的男孩。

 

 

         有點意外,但隨即蜂擁上來的親友們把他面前一下子擠的水洩不通、無奈之虞也只能笑著接受來人的調侃和期許,在龍俊亨終於從一群瘋狂追問自己打算什麼時候幫家裡添個孩子的長輩群中逃開後、他在教堂外的小坡頂上找到了梁耀燮。

 

 

         男孩的身影被海風吹的有些凌亂,也許早就猜到他會來吧、男孩舉起袖口像在臉上胡亂擦了什麼,回過頭的笑容很燦爛,但卻好像哪裡不一樣了。

 

 

        「怎麼辦、我突然好捨不得」

 

        ....你也會找到一個能陪你一輩子走下去的人的、耀燮」

 

 

         男孩搖搖頭,只是用自己的手指扯著西裝外套過長的袖口、大概是剛才沾染上淚水的地方,「我想要陪著一起走的人....已經不在了.....對吧?

 

 

        龍俊亨有點震驚,但還是笑著告訴對方別想太多,「也許只是還沒跟上你的腳步呢,再等等說不定─」

 

 

       「前天我在醫院的大廳看見斗俊了」

 

       ........

 

       「我相信他會是個好爸爸的............所以...

 

       「耀燮你聽我說,我知道現在說這些都為時已晚但是、當初斗俊要我別告訴你、其實他....

 

       「龍俊亨!」

 

       ........

 

       「答應別人的事就得說到做到」

 

 

 

         梁耀燮沒讓他把話說完,只是帶著和幾年前那個夏天一樣快要哭出來的笑容離開典禮會場,那背影孤單的和尹斗俊當初離去時如出一轍,但是直到現在龍俊亨才了解或許尹斗俊選擇隱瞞對男孩來說才是最好的選擇也不一定。

 

 

 

 

           畢竟要是當初他們選擇在一起的話,那又會是什麼樣的結局呢?

 

 

          龍俊亨猜不到,只能帶著各種好與不好的揣測在婚禮後帶著妻子出國渡假,幾個星期後他又回到工作崗位上、然後在忙的暈頭轉向,準備把所有事情接上軌道時迎來梁耀燮宣布引退的消息。

 

 

          他不意外,當初合約一簽就是十年,早在男孩事業最高峰的時候他就已經決定不再續約、而是以一種緩慢的速度消失在大家的眼前,這麼多年來梁耀燮在等什麼龍俊亨不是不知道,只是有點惋惜男孩就這麼放下夢想的舞台轉而選擇平淡過完一生罷了。

 

 

 

          17歲到19歲,尹斗俊在梁耀燮21歲的時候選擇放下陪伴男孩一起實踐夢想的機會回到校園重頭開始,途中的生活回憶太多,龍俊亨卻私心的選擇幾個他倆當初最快樂的記憶來回放、直到自己在27歲成了家,男孩也在例行檢查的行程中再一次見到了對方為止。

 

          雖然結果並不像龍俊亨所預像的那般盡善盡美,但至少不會是你我腦海裡所遺憾或是惋惜的那一種對吧? 沒有相互保證的未來人生、沒有牽腸掛肚的附加包袱,我喜歡你、我愛你,但卻毫不相干。

 

 

         

 

          很多年後龍俊亨在一次偶然的出差途中遇見了梁耀燮,一身深藍色的毛線衣、裡頭搭了件簡單的襯衫,袖口俐落的反折在手肘處,手裡的牛皮紙袋裡放滿了蘋果,他看來是想伸手從褲子口袋裡拿手機卻不小心因為重心傾斜而讓開放式的袋口落了幾顆嫣紅。

 

          龍俊亨原本想上前去幫忙撿拾,但卻看見跟在男孩身後、那個穿著碎花小洋裝的小女孩,圓膨的臉頰有著和對方同樣的溫暖笑容、小小的手掌必須用捧的才能將地上的蘋果一個個撿起,他一個低頭笑的溫暖、孩子則是揚著小腦袋笑的滿臉幸福。

 

          他沒有上前打擾那一場午後的談話,只是這麼看著梁耀燮按掉電話後牽著那雙小手離開的背影。

 

 

 

          龍俊亨想,這樣或許是最好的吧?

 

          你問難道當初那些愛戀情感難道敵不過時光飛逝,龍俊亨想說的只是、或許吧,但那些最最難忘的,永遠是一開始的那份心。

 

          尹斗俊之於梁耀燮,是一段只能從過去中細細體會的細微情感,並不是一定要和你相伴終生,而是只要你好、就能換得永世安康的期盼。

 

 

 

          你被我愛著,我愛著的你,不言說、心知肚明。

 

=     =     =     =     =FIN

 雜話;

                 我的日劇完結篇了(望天)

 

                 [2013.06.26  阿路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酸+阿路路。 的頭像
阿酸+阿路路。

♬六人式雙開冰箱

阿酸+阿路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晴
  • 也是....
    有時候說明了卻無法給他些什麼的時候
    不如什麼都不說吧?

    這樣默默珍惜彼此的兩個人
    其實已經參透了對彼此的感情了吧?


    有時候....不能擁有不代表失去
    而是用另一種方式擁有著他罷了

    期待阿路下次的文章!

  • 如果說了卻做不到會變成一種包袱
    但要是沒給過承諾、也許猜想的空間相對多了,但也不安了

    有時候默默陪伴的這種感覺很舒服,
    在吃飯喝水這些瑣碎中還能想起有個人正惦記著你
    光是想就覺得心裡很暖


    不一定要兩個人在一起吧,
    用另外一種方式去包容好像也可以


    嗚嗚別太期待我我連我的下一篇還在哪裡飄都不知道TAT

    阿酸+阿路路。 於 2013/06/30 19:1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