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諒我真的是世界上最標題無能的傢伙.....(扶額)

 

 

 

 

在你和天空之間 x

 

 

 

 

01

 

 

那天晚上當小記者從戲院裡走出來的時候,其實裡頭那部可歌可泣的愛情故事才唱到一半。

 

 

 

他也不太懂明明是自己期待好久才等到的巡演怎麼聽不到三分之一自己就在裡頭坐立難安,就好像上次在網路上等了大半天的預購品、和上上次排了兩個小時才吃到的餐廳一樣,自己的期待心理好像總是遠大於現實層面問題、搞得現在那套科技產品還安好的收再盒子裡沒用過、小巷底的餐廳他也沒那興趣再走訪一次是相同道理。

 

他張賢勝好像總是花很長一段時間再等待,只是等來的卻往往不是自己心裡最想要的。

 

 

這麼一想突然覺得人生好像有點悲哀,讓在路口等紅綠燈的小記者嘴裡一陣乾澀、不自主抿了抿乾燥的嘴這才捨得把凍得有些發涼的手心給兜進口袋裡,見號誌燈一亮便毫不猶豫的邁開腳步往前走去。

 

 

不曉得那個說自己終於找到下一站的旅行家最近過的怎麼樣了。

 

辦公室裡那些女孩子們到了這季節總特別愛咬文嚼字,犯憂愁鬧相思假憂鬱但實質上和她們所關心的那些說白了也沒啥多大關係……還是說文字工作者都有這通病?

 

於是在這書卷氣好像特別濃厚的晚風中小記者只好皺著眉頭又仔細去回想了一次關於旅行家和自己之間的微妙關係。

 

自從上次在咖啡廳分開後他們兩個人之間好像也只有幾封簡單的訊息來往,聊的不多、生活瑣事佔大部分,有時候當張賢勝在超商裡決定不了午飯該用三角飯糰還是紫菜飯捲解決的時候他也會發訊息尋求龍俊亨的第二意見,只是往往都會在紫菜飯捲的選項後意外換到一頓晚飯的邀請。

 

 

欸這麼算下來他們好像也不只有訊息往來啊,這不明顯著見面次數變多、聊的話題也能從工作拓展到生活上嗎….

 

 

 

小記者走在回家路上的腳步一下子慢了下來,怎麼心裡莫名的惆悵好像正因為秋季而多了幾分,只是在這之中的想念好像又把其中苦澀給減緩了幾分,當他從口袋裡拿出手機按開訊息、看見那張夾帶在文字裡的一片楓葉特寫時張賢勝笑了。

 

 

 

 

『你說,加拿大的楓葉會不會比首爾的還要透紅?

 

也許,他們之間不說的、沒問的,看來也並不止於那些記憶裡所存在的不是嗎?

 

 

 

 

 

 

 

 

02

 

 

 

那天早晨當龍俊亨在半山腰上停下腳步時,身旁的導遊正攤開地圖指著遠處那頭的山紅。

 

 

 

朦朧不清的模糊恰好和龍俊亨一向清楚的心境大大相反,其實自己開始旅行的真正原因並不是為了代替誰來看這世界、也不是想完成什麼人在關鍵時刻的託願,他心裡明白這些不過是自己想藉著旅行這個理由好在過度關心的環境壓力裡尋找真正的宣洩口吧,就好像以前總是拿加班來逃避聚會、和小時候為了看一場世紀球賽的轉播而裝病在家的道理一樣。

 

他龍俊亨一直都不是個會明確說出心裡話的人,儘管這些話是如何在腦袋裡瘋狂叫囂、他也是揚著嘴角笑出三分禮貌,學不會拒絕。

 

 

 

 

所以龍俊亨能放下一切成為旅行家可以稱得上是人生一大邁進了吧,大旅行家吸了吸鼻子、搔了搔後腦一低頭看見腳邊那一片秋葉正紅。

 

 

 

不知道那個人現在過的好不好。

 

自從上次在咖啡廳告別後他們也只是增加了彼此間連繫和見面的次數,關於憋在旅行家心裡沒被說穿的那一塊看來也還是同樣微妙、相互了解後好像也沒啥實質上的突破。

 

莞爾著彎下了腰去拾起那片楓紅,只是當旅行家拿出口袋裡的手機拍了張特寫、編輯成訊息發給半片海洋外那正想念的人時,腦海裡閃過的正是那雙一總是吸引自己目光的視線、還有對方喊自己名字時語氣裡帶著的些許鼻音。

 

 

明明感覺上是個戒心相當重的人、卻老是在不經意的狀態下露出最孩子氣的一面,張賢勝這個人啊、有時候很像偷穿大人衣服的孩子,可當自己覺得這人實在逞強的有些過分時卻又會為了一雙穿不下的鞋彆扭個老半天。

 

旅行家承認,一開始他是跟不上對方的思考模式,但幾次飯局邀約下來也讓他們兩個人逐漸熟稔了起來、平常時說話也沒了那些客套禮儀,反到是逼出他們彼此間最真實的那一面。

 

 

他和小記者的關係說近不遠,但就是若有似無的老牽動自己的情緒,從早晨至夜深所惦記的、或者是一句摘話一杯咖啡就會想起的人,龍俊亨笑的深了些、還是選擇把那片楓葉放進了自己的外套口袋中,然後調整了脖子上像機的背帶轉身跟著導遊離開。

 

也許就像過敏一樣吧,半暖不涼的天裡說不準就是會毫無預警的去想起某個人、然後記著上了心、就再也卸不下了。

 

 

放下手裡的單眼,龍俊亨駐足的平靜又因為手裡那封帶著首爾路樹的照片訊息而開始躁動起來。

 

 

 

『回來看看不就知道了嗎?

 

或許,那些夾雜在他們之間疑惑的、顧忌的,看來其實並沒有彼此間所擔心的那麼多不是嗎?

 

 

 

 

 

 

 

03

 

 

 

關於之後,在那個冬季。

 

當首爾空中終於落下第一片雪花時,小記者正好闔上家中的鐵門、稍微拉攏脖子上的圍巾後便拖著身後的行李箱踏上離開的路。

 

或許他不知道同樣一個時間點的當下大旅行家所在的國家正因為大雪而誤了班機,使得男人只好接上筆記型電腦和相機、開始在滯留的大廳裡翻閱過去幾個月以來自己走過的痕跡。

 

 

 

所謂之後的冬季、就算腳步緩慢時光也不曾停止過,在旅行家和小記者之間來來往往去了多少時光和人事算不清,或許有人到來、也有人離開,只是在這如四季輪替中旅行家想找尋的或許只是一種歸屬感,能在心底有個屬於誰的刻記、好讓自己在某些特定的時刻能順理成章的去想到對方。

 

小記者何嘗不是呢?

 

 

首爾的雪還是靜靜的下著,當張賢勝帶上計程車門時、轉眼看見剛才自己走來的腳印上正以一種緩慢的速度綴上點點細白。

 

像極了投入母親懷抱的孩子般傾盡溫柔的落下,灰白色的躺進了自己眼底。

 

 

而此刻機場裡的龍俊亨也聽見了航班取消的廣播,他只好無奈的再一次辦理入境手續、帶著簡單的行李來到巴士站排上人龍的最尾端。

 

待會在車上看見了合適的地方就下車吧,旅行家百般無奈的又把手機拿出來想把這種好像被誰遺棄的糾結心情和小記者分享、卻意外發現自己的訊息提示旁悄悄標記了一個小小的”1”

 

 

那是封夾帶照片的訊息、就和這幾個日子以來他和張賢勝所來往的一樣,照片上顯示的是機場的航班資訊、龍俊亨很清楚,在充斥著英文和數字的LED揭示板下張賢勝只問了自己一句:『你說、渥太華的雪會不會比首爾的還要透明?

 

 

那一刻他好像又回到了市區的那間咖啡館內,燈光鵝黃溫暖、耳邊迴盪著自己喊不出名字的法文歌曲,仔細點聞聞都還能感覺到鼻間充斥著濃厚的咖啡香,記憶中龍俊亨好像又看見了那一雙沾了墨的眼睛、閃爍著像裝了全世界一樣。

 

所以幾乎是下意識決定了吧,旅行家一上車便趕緊挑了個靠窗的位置坐了下來,沒和其他車上的旅客一樣闔眼就睡、而是隨著車子駛離越發看清了這一片白茫裡的景色,像度了層糖霜一樣細細綿綿。

 

 

他在路途中的一個紅燈前等到了冬日的暖陽,灑落車窗一片金黃、他拿起手機忍不住拍了張那一見方的光,寫了幾個字後便安心的拉下大外套的帽沿、靠著車窗帶著微笑在搖晃中睡去。

 

估計對方看見訊息應該是落地之後了吧,管他的、就算是提前收到的聖誕驚喜吧。

 

 

 

 

12/21    -- 10:23 AM   FROMJoker.Y

   我正在前往渥太華的路上,關於你所好奇的那些我想親口告訴你,可以嗎?

 

 

 

=     =     =     =     =     =     =

雜話:

 

      結果來個續我也SET不到一個可以波波的點()

      旅行家和小記者就請你們愛情小火慢燉吧小的實在欠安就先跪安了QQQ

 

      終於發完,我要滾回去昏迷不醒了大家晚安TUT(?)

 

        [2013.10.22  阿路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酸+阿路路。 的頭像
阿酸+阿路路。

♬六人式雙開冰箱

阿酸+阿路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秋蔚晴(小秋)
  • 居然是龍賢XDDDD
    這樣的感覺很喜歡~
  • 小秋感覺超驚訝XDDDDDD

    好吧我好像都是隨心所欲的在更新XD(?)

    阿酸+阿路路。 於 2013/10/23 13:56 回覆

  • 秋蔚晴(小秋)
  • 因為很久都沒人寫龍賢給我看了~~~~QQQQQQQQ
  • 不哭QQQQQQQ
    等我哪天神經趴鬆了就會寫給你看了QQQQ(欸)

    阿酸+阿路路。 於 2013/10/25 19:53 回覆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