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啊啊我看電視看到忘了(尖叫(還敢講)

 

 

 

 

 

=      =      =      =      =      =

 

 

 

能不能不要有所逃避?

 

 

李起光是在一個午後撞上轉角的孫東雲的。

 

 

春日晌午是個很容易懶散的時間點,灑在身上的日光柔和、還有長廊上有著些許刻意壓低音量的交談聲,李起光一直覺得這天醫院的冷氣開的好像太過頭了,於是在一個轉角後他彷彿成為偶像劇裡的主角般毫無偏差的撞上了迎面而來的胸膛。

 

物體落地的聲音、好友驚呼的反應不及,昏頭轉向的暈眩和那雙扶上自己腰際的手臂。

 

 

他抬頭,看見了那雙柔和的雙眼。

 

 

要是當時後他沒有抬頭的話、那或許接下來李起光也不會因為脫口而出的那一句sorry而樂透了當時身旁的梁耀燮吧。

 

大笑到需要扶著牆沿的扶手穩住腰桿,好友笑到連一句話都說不好、李起光在百般無奈下這才從對方斷斷續續的句子裡隱約聽見什麼關鍵性的單詞。

 

 

「沒關係」

 

唉、原來他會說韓文?

 

「我是韓國人」

 

 

李起光乖乖閉上嘴,紅透一張臉又開始懊悔自己老是把心裡想法給說出來的直接。

 

而這個莞爾著帶過自己的尷尬、只是蹲下身去把散落一地的文件給拾起的人是孫東雲,是尹斗俊的複健科醫生、也是梁耀燮最近交上的新朋友。

 

 

因為陌生所以對方朝向他的微笑他只能點頭致意,因為陌生、讓李起光在往診間而去的路上只能靜靜跟在兩人的身後,聽著那些穿插在大運動家傷勢中的談笑風生而逐漸放緩腳步。

 

 

如果說他和孫東雲之間的關係能到此打住的話、也許他也就不必如此猶豫和困惑了吧,雖然說能講出也許的語氣可能還帶著點期待、但李起光那顆柔軟的心卻怎樣也沒辦法把會給說絕。

 

 

可能少了點自信、也可能少了點勇敢,至少在盛夏來臨前他一直認為好友看待感情的態度或許正如同自己一般被動,尹斗俊之於孫東雲,李起光自從那陣子的陪伴後養成了每幾個星期就跑一趟複健科的習慣。

 

說好聽點是想幫好友分擔心頭上的擔憂,但每當看見對方在診療室內努力工作的樣子時李起光總得問過一次自己的心,是這樣嗎、沒錯吧,他是眷戀著對方的聲線和語氣比較多,還是喜歡那人笑起來的聲音勝過猶豫的感覺、又或者是思考時的沉默……

 

 

『咦、起光哥你又來幫斗俊哥拿藥啊』

 

 

 

點點頭,李起光有點心虛的扯了扯背包的背帶要對方趕緊回頭工作,揚起笑容說只是順路過來看一下的心思很複雜,但他卻沒辦法直接把想見你三個字給說出口。

 

 

原來他比梁耀燮還要懦弱。

 

至少男孩能誠實面對自己的感情、那他呢? 既沒有守在大操場邊的堅決,也沒有考慮未來的煩悶,就算時常想像孫東雲的每一天又怎樣?

 

 

就算對方在早晨出門上班時像普羅大眾一樣匆忙的尋找襪子或是手機,或者是在屋子裡來回奔跑、胡亂咬了幾口吐司後狂灌幾口冰涼的牛奶,怎樣都好、雖然都與他無關,但李起光只希望在一陣手忙腳亂之後孫東雲能小小的分神,好撥出一點心力到螢光幕看看自己。

 

從天氣溫度到降雨機率,爾後是建議穿著和一週天氣預測,他早就把對方的身影當做模擬對象來做表情和情緒控管了,晴天或是雨天、李起光總會貼心的叮嚀著增減衣物的溫暖語氣就是希望能夠傳達進孫東雲的耳中。

 

 

只是直到楓葉全數轉紅的深秋為止,李起光還是只能無奈的慢慢往自己身上增添衣物、卻依舊沒有半點機會站近孫東雲的身邊、好牽起那雙夢見無數次的溫暖掌心。

 

 

 

 

「耀燮啊、要是我有你一半勇氣就好了……」如是現在的自己,只能對著話筒另一端百般無奈的說。

 

這個膽小鬼李起光。

 

= = = = = =

 

能不能別再猶豫?

 

 

孫東雲看著電視那個說得意正言辭的尹斗俊失神的厲害。

 

早些時候打了通電話給李起光用粱耀燮隨手寫在廣告紙上那組號碼找到了那個一聲不吭就離家出走的小孩。

 

 

是這麼說沒錯吧,他不是沒聽見過尹斗俊接電話時的滿臉寵溺、那時候他還很羨慕他斗俊哥嘴巴裡叫著孩子的小女友來著,好奇到底是多孩子氣、多可愛、多任性才能讓一個在球場上叱咤風雲的男人歪膩到連接個電話都沒個正經。

 

 

『等你遇上你就知道了』

 

尹斗俊是這麼說的,在他終於知道兄長的可愛小女友其實是個男孩子的時候,驚嚇失措什麼的遠不及大腦當機和神經斷線的副作用─...他摔壞了他最喜歡的那個馬克杯,嗯、聽說是父親出國考察時買回來給自己的。

 

 

「你認識他?

「誰?

「那個收留耀燮的人啊,你認識他」

 

孫東雲斜靠在沙發上的一下子坐直了,腦海裡卻峰迴路轉的開始分類起自己和李起光的關係究竟是屬於哪一種。是〝朋友的朋友〞、還是〝認識不久的朋友〞,雖然說看起來兩者都同樣陌生的差不多,但以一杯咖啡來作考量的話好像後者比較能詮釋他和那個氣象先生之間的關係。

 

 

「不太熟,他是耀燮哥的同學」

「………孫東雲我開始好奇你的熟跟不熟的底線究竟在哪」

 

笑的一副意有所指的樣子,欸他好像都還沒跟張賢勝追究那句〝你認識他〞硬被扳成肯定句的心思來著敢情他賢勝哥是自動把中間那接過程都給用想像補上了?

 

「總之,你真的要把哥帶去記者會現場嗎」皺著眉頭沒漏聽電視裡那名記者的言詞犀利,孫東雲將鼻樑上的眼鏡往上推了些、「你不怕那群記者又拿他們兩個作文章?

 

「說你聰明你還真笨,我問你、你信得過你斗俊哥嗎?

 

要是信不過粱耀燮就不會大半夜搞失蹤了,要是尹斗俊說話沒有半點公信力的話他們倆也沒必要聚在尹大選手的家裡看記者會直撥、更別說討論的話題和那兩個當事人八竿子打不著了。

 

「所以你跟耀燮同學是怎麼認識的?

「說來話長」

「你不會長話短說嘛」

「………….

 

 

阿哈,他終於知道粱耀燮那一嘴伶牙俐齒是跟誰學來的了,師傅正在這呢、孫東雲懊惱的想著,早知道他就自己去開車把人給接回家不就結了嗎!?

 

多事。

 

 

 

 

 

爾後可能是終於查覺自己這不太有建設性的個性吧還是其他,總之當張賢勝開著車把紅眼眶的男孩載離李起光那棟小公寓時,說實在的、孫東雲還是有點小慶幸自己的考慮不周。

 

 

要不然他還有其他機會能跨過那些鬼禮儀鬼交情直接登堂入室踏進李起光的私人空間嗎?

 

「別傻了」

「什麼?

「熱帶氣旋啊,北半球就一定是逆時針旋轉?

 

李起光笑了起來,像被觸動什麼機關似的整個人縮在沙發上笑個沒完、他喊著東雲的時候還沒來的及停住笑聲,這讓當事人有種被夾在哈哈哈幾個字裡求生存的錯覺,活像三明治裡被擠出來的酸黃瓜醬一樣惹人皺眉。

 

「笑什麼?

「你把大拇指伸出來就知道啦」

 

 

從沙發角落一下子竄到自己身邊來,孫東雲的感官正糾結著自己身旁坐墊下陷的瞬間,ㄧ雙手就被李起光的兩個掌心穩穩包裹住,儘管當事人不知道這個被握住右手的孫東雲一下子亂了心思、但前者還是很起勁的解說著大拇指等於地軸手指方向等於氣旋旋轉方向這類的小事。

 

像是把教科書吃進肚子裡消化出來的見解好像真有那麼回事吧,或者是說這就像補習班傳授的背誦秘訣,孫東雲不否認當自己離開對方住家時是牢牢記住了沒錯,但不是關於氣旋旋轉方向、而是李起光手心微涼的溫度,和對方身上特有的洗髮乳味道,揉和著感官一點不差的全牢牢刻在了他的感官記憶上。

 

 

 

以致於幾個月後再見面時孫東雲還能以一句「你是不是換洗衣粉牌子了?」來當作許久不見的開場白,成功化解他和李起光原本陌生尷尬的話題。

 

 

=      =      =     =     =     =

雜話;

              文學館真的是好地方啊......(哭)

               要是能插插頭的話那就太好了但是政府才沒那麼大方勒(欸)

 

               [2012.09.16 阿路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酸+阿路路。 的頭像
阿酸+阿路路。

♬六人式雙開冰箱

阿酸+阿路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秋蔚晴(小秋)
  • 我被治癒了我們阿路TTTTTTTTT
    你快把下生出來我就會遺忘爬樓梯上下搬貨的辛苦了TTTTTTTT
  • 呃....我不會告訴你我下只寫了一半不到的手稿(靠)

    我們親愛的小秋要堅強~
    上上下下當健身啦XDDDDDD

    阿酸+阿路路。 於 2012/09/17 16:27 回覆

  • 秋蔚晴(小秋)
  • 好吧我會很有耐心的等待的
    反正我也不忍告訴你我會長其實一半都沒有(你!!!?
    四分之一更是勉強(喂

    我已經默默接受啦
    只是搬貨真的很痛苦阿
    我不忍說我們還有很多退貨在5樓。||||||
    (我們書店開放的是3個樓層,另外有1個樓層是我們私人的。放退貨休息吃飯的地方之類~~~)
  • Heather
  • 天氣man李起光播氣象我一定每天準時收看~

  • 我還要錄下來截圖XDDDDD(幹嘛?)

    阿酸+阿路路。 於 2012/09/23 22:3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