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單字遊戲首發,給我們 阿酸。

 

 

第23頁第三順位 -- 中間。

 

 

 

= = = = = =

 

在晴天和雨天之間。 PART.1

 

 

喜歡。

可以是動詞、是名詞、和形容詞。

 


度慶洙埋在臂彎裡的大眼睛正大方的佔用著午休時光,直勾勾的看著他同桌的面容、看著同樣埋在臂彎裡的半張小臉此刻正和所有人一樣呼出深綿且長的呼吸,他眨了眨自己的眼睛,還是沒捨得閉眼。


這是卞白賢,是自己看了近十個年頭的人,儘管現在對方那幾近透明的眼皮正牢牢闔上、但度慶洙一直是知道的,知道卞白賢那雙下垂的眼角總是招人疼愛,那看似柔軟的髮絲也是,雖然乖順的貼在額際上卻沒有人多少人知道對方其實有點小自然捲,就好像他好脾氣下總藏不住的小任性一樣。

 

卞白賢有雙好看的手、能彈奏出所有自己喜歡的曲子,他有副好嗓音、能和著自己唱出所有他喜歡的歌曲,他還有抹乾淨的笑容,能在小日常裡面對自己露出最原始的開心。

 


這樣的卞白賢、那樣的卞白賢,度慶洙正聽著時光緩緩從他們兩個人之間流過,滴答滴答、讓渡慶洙的眼睛看著對方出了神,就連自己的心跳聲也能聽見的靜謐、讓柔光一個不小心攪動了自己心思。


這一瞬間的畫面美好的太不真實,虛幻的讓度慶洙開始想像要能一直這樣安靜陪伴著彼此下去的話、好像也沒什麼不好。

 

 

 

 

在白天和夜晚之間。 PART.2

 

 

 

 

 

喜歡。

 

可以是現在、過去,和未來。

 

 

 

 

 

度慶洙很小的時候就認識卞白賢了。

 

不過不是那種你住巷頭我住巷尾的鄰近關係,也不是那種你在哪被欺負了我是你同班我來保護你的兄弟情誼,度慶洙上著音樂課的心思很不專注,滿腦子都在回想蛋糕店裡那幾乎整個人貼在展示櫃上的小小身影。

 

 

 

度慶洙的家裡是經營蛋糕店的,所以從有記憶以來他就是站在店裡的展示冰箱後看著來店的客人彎下腰買走一個又一個的蛋糕,直到那個男孩出現。

 

張著兩雙小小的手掌貼在冰箱上、用那雙招人疼愛的眼睛直盯著裡頭的蛋糕看,沒幾歲的身影不高,所以度慶洙記得很清楚,他在冰箱另一頭看著小小身影一上一下的晃動、等對方幾次光顧後才懂那是當時卞白賢用他不夠的身高拼了命在往上跳的緣故。

 

 

 

 

『喂你,到底有多喜歡蛋糕啊?』

 

度慶洙記得小白賢像是被自己的問題嚇到般張著兩個乾淨的眼睛看著自己,半响才回過神來笑開了眉眼,用兩隻小手臂畫了個好大的大圓圈告訴度慶洙、『這麼喜歡喔!』

 

 

 

 

 

直到現在對方還是會直盯著展示冰箱裡的蛋糕看,不同的是男孩長大了、不用踮腳尖也不必努力抬頭,幾個年歲過去卞白賢變得還得稍微彎下腰來看才行,所以度慶洙常常在想、要不是小時候的自己看見那個一跳一跳的白賢,說不定那長達十年的的情感也不會由當初的有趣演變到不可收拾的喜歡兩個字。

 

 

 

「放學後來我家嗎?」 背起背包轉過頭去問,度慶洙看見卞白賢低著頭的髮旋搖了搖、我和燦烈約好了要去吃冰淇淋呢,他聽見男孩這麼說。

 

 

「你先走吧、不用等我了」

 

抬起頭來的眼神裡彷彿閃著小星光,卞白賢那明明是如此雜亂無章的動作、所有快速收拾桌面把東西掃進背包裡的畫面進了度慶洙的眼睛裡全成了慢動作,指節彎曲的幅度、手臂伸展的前後距離,卞白賢那隨著身體擺動而跟著小幅度開合的襯衫領口、還有時不碰到襯衫衣領的細細髮尾。

 

 

「.....白賢、我─」

「我們小白賢收拾好了嗎?」

 

從半拉上的門邊探頭進來,那個笑容燦爛的人啊、一下子就拐跑了卞白賢原本專注在自己身上的注意力,溫和的笑容轉過頭就是一個大吼「小個屁朴燦烈你才小!!」

 

然後股著張臉抓起背包就是往門外跑,度慶洙站在原地還能感覺卞白賢起身離去時所帶起的風、他微笑了起來,看見那個舉起腳就是往對方小腿上猛踹的人只是猛然的一陣心酸。

 

「啊、慶洙我們先走了!」

 

「嗯,先走吧你們、我把門窗都關好了就回去」

「那就麻煩你了,下次我再補你一天值日好不好?」雙手合十的委宛語氣、卞白賢一邊不好意思的把身旁的大男孩給推開、一邊不忘揮手說著下次一定會乖乖做好值日生本分這類的小承諾,然後在度慶洙第三次搖頭說沒關係之後,便是那最純淨的笑臉揚起、揚著音調說了句、「度慶洙我最喜歡你了」

 

 

「...說、說什麼胡話呢,快走吧」

「嘿嘿、那我先回去了,再見」

 

 

卞白賢和朴燦烈輕快且雜亂的腳步聲很快的在長廊上消失,連著笑聲、還有自己的心思好像全在男孩離去時被捲起的那陣微風一併帶走......那個曾經畫著大圓圈訴說多麼喜歡的人已經長大了,在這之間周旋著所有改變的是時間、不曾變質的卻是度慶洙依舊喜歡的那份感情。

 

 

 

一雙手扶上自己的心口,還仔細的跳著呢、帶著點疼痛,一抽一抽的只是就好像在提醒自己卞白賢那句喜歡不過是情勢下的場面話,能有什麼悸動和期待呢..?

 

 

 

 

早在撞見朴燦烈親吻卞白賢的理化教室外他就該放棄了,那是他怎麼也接近不了的距離。

 

 

 

 

 

所以最該道別的人是自己吧,想著朴燦烈在離去時放在男孩身上的溫和目光、和卞白賢在對方轉身時同樣投注的柔軟視線,那是沒有明說的情感和溫柔啊,所以。

 

 

「..........再見..」

 

 

在那個黃昏的音樂教室裡,度慶洙只是聽見自己的聲音這麼說了。

 

 

再見。

 

 

 

 

 

 

陰天,傍晚。 PART.3

 

 

 

喜歡。

 

其實什麼都不用分,它可以是任何你所能想到的詞彙、可以是任何時態也能發生在任何瞬間。

 

 

看似複雜,其實卻是這世界上最簡單的東西。

 

 

 

度慶洙牽著腳踏車慢慢的走下校門前的那條長斜坡,夕陽昏黃、像暈染了整個世界般帶上一股朦朧的模糊感,只是這牽連卻扯不進自己的心思和記憶,腳下的步伐越是緩慢他越是能勾起過去和卞白賢相處的小細節。

 

像打開了搖晃過的汽水瓶一樣不可收拾,濺得自己滿身回憶。

 

 

 

 

他說、『我叫卞白賢,今年5歲』的時候,是在他生日的那個春天。

 

他說、『慶洙,我想吃草莓蛋糕』的時候,是在他染上流行性感冒的那個仲夏。

 

他說、『慶洙啊、哥幫你裝了一整袋的落葉幫哥烤地瓜』的時候,是在首爾氣溫再創新低的秋末。

 

他說、『下大雪了、慶洙,快起床打雪仗』的時候,是在聖誕節前的那個冬天。

 

 

 

年年月月,從分秒到月日在到年歲,一年四季、春夏秋冬,度慶洙莞爾喜歡太久的心思到頭來變成不能言說的秘密,卞白賢的句子裡不再是以自己為主要敘述對象、多了很多人,卞白賢不會再三不五時往自己家裡跑、而是遍足很多地方。

 

於是度慶洙手機裡開始有了卞白賢自己或是和人合照的照片,他只是回覆著對方簡訊或是打幾通電話過去慰問或表示羨幕的心情,聽著電話那頭的笑聲和激動就足夠自己在腦海裡完整勾勒出對方的形象和此刻風景。

 

 

 

 

有什麼不好嗎? 他覺得沒什麼不好,喜歡像是在晴天和雨天中間的陰天、喜歡像是在白天和夜晚中間的傍晚。

 

 

一晃而過的時間,可遇不可求的天氣,感覺好像不太重要、卻又覺得少了這些日子格外乏味。

 

 

 

 

 

度慶洙終於來到了路口,他停下腳步跨上了自行車、沒有回過頭在去多看一眼身後已經開始帶點深藍的天,踩下踏板的那一瞬間他想他還是會一直喜歡白賢吧,像走不到終點的長路般遙遙無期,雖然孤單、卻甘之如飴。

 

畢竟到頭來他還是只能選擇降落在朴燦烈和卞白賢中間,那最最簡單的朋友蓆。

 

 

 

 

 

= = = FIN

 

雜話;

 

阿酸真的太會選,我頭痛眼睛痛所以別追殺我拜託。

燦白戲份好少也別殺我拜託TTTTT

 

就這樣,大家晚安喔QAQ

然後我居然忘記嘟嘟比白白還小我自盡(切腹) 

 

[12.10.11 阿路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酸+阿路路。 的頭像
阿酸+阿路路。

♬六人式雙開冰箱

阿酸+阿路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