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先把舊文章搬過來。(挽袖)

 

=   =   =   =   =

 

1-1.

 
  你曾經和好友說過,關於地鐵站前那個總是帶著白色耳機的男生的故事。每天早晨和你一樣在同一站等車、也在同一站下車、也同樣走2號出口出地鐵,唯一不同的可能就是上了地面後他還得轉公車但你卻直行的錯開吧。

  「那回家呢?」友人如是接著問,你卻像找到新玩具的孩子一樣雙眼閃爍著期待、小臉上堆滿雀躍無比的笑容告訴對方、這才是真正神奇的地方。

 

 

 

1-2.

  聽廣播一直是你的興趣,只是久了也會乏味。
 
  記得那天中午你破天荒的聽起了廣播、頻率依舊是那個習慣的數字、DJ好像也還是那個自己從熟悉轉為陌生的女聲,聽著節目照著印象裡的環節走、你只是有點意外途中出現的新單元。

  聽著打電話進去唱到破音走音忘詞聲嘶力竭情緒高昂的,你都開始疑惑這群人是不是製作單位事先安排好的娛樂份子,不過不否認的連續幾天下來這個幾乎快被你冷落的興趣看來好像又重回每天晚上打發時間的第一首選,直到那天在你打算不跟著瞎鬧下去想關掉收音機時聽見那個聲音。

  「你好、我想唱──…」

  你猶豫了,只因為那是一首關於思念的歌。

 

 

1-3.

  
  嗯…這麼說好了,那個人好像也和你一樣養成了興趣,每天晚上都會打電話進電台、然後唱上一兩段副歌再和DJ小聊兩句,然後他掛電話、你關電台。

  所以直至昨天為止你從主持人那裡搜刮來的情報是、學生、首爾人、愛唱歌、成績好,喔還有一點就是他單身。


  「幹嘛、你要跟他交往喔」拿起場邊的毛巾稍微擦了擦汗,友人接過你遞上的水開始大口大口的往嘴裡灌。「還是說你喜歡那廣播男?」

  「你瘋了嗎那傢伙比我小耶!」像被說中什麼般跳了起來,於是三三兩兩坐在場邊的眼光開始投射過來、還來不及解釋就先好好的被友人大笑了一番。

  「你連對方年紀都調查好了是不是真有意思啊?」坐了下來伸手搭住自己的肩、你好像有點不知所措,被這麼一指認你才發現自己對於廣播男好像有那麼點過度關心了。

  「怎麼可能廣播男是男的耶又不是廣播女…」你的反擊好像有點虛,因為友人也只是仰天大笑說這社會風氣男不男女不女誰還有會在意這問題,要是自己真喜歡他也不會說什麼幹嘛這麼害臊都幾歲人了。

  你只是一把推開友人搭著自己肩頭的手,忿忿不平的一直說著不可能、不可能,激動到都站起身了,友人還是一樣坐在原地滿臉笑意。「哥你再笑小心我再你便當裡下毒」


  「你才不敢勒金厲旭,要不然這樣吧」跟著起身,友人提議要不然你們現在來打個賭、今天起你開始打電話進電台和廣播男競爭,「反正既不用露面又可以快速蒐集到廣播男的資料,要是一個月內你能打聽到廣播男的身家還能約對方吃頓飯的話我李赫宰當你一年小弟」


  聽起來好像有點誘人…不過理智還是戰勝一切、你很認真慎重的搖搖頭立馬回絕掉兄長的爛提議,說自己才不要對著話筒唱歌活像個白痴。

  「那好啊」好像早料到你會這樣說似的,友人把掛在脖子上的毛巾給丟回地上、滿臉笑容的告訴你、「以後就別聽廣播、跟廣播男一刀兩段吧」


  雖然說毫無牽連,但被這樣囑咐的你確好像見鬼似的開始有些不捨了起來。

 

= = = = = = = = = 

雜話;

           錯開3小時3篇,今天一定搬不完了我晚上還得上課

           所以、明天會從之二開始繼續搬~~

 

           [121207 阿路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酸+阿路路。 的頭像
阿酸+阿路路。

♬六人式雙開冰箱

阿酸+阿路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