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

 


3-1.

   電台的單元節目接近尾聲了,據說接檔的活動是要上網票選在這幾個禮拜裡自己最支持的聲音、然後他拿第一抱走獎金、而你要是夠幸運的話也可以一起抱走那個被咬一口水果的最新型3C產品。


  「去啊,幹嘛不去我最近剛好缺手機耶!」友人興致高昂的好像忘記他手裡的青蛙在死命掙扎,那一蹬一蹬的樣子看的你十足不舒服。「而且你不是跟廣播男超有緣」

   聳聳肩、李東海很無關緊要的將手一甩、手裡的青蛙立即宣告陣亡,然後轉頭把那個說打死都不會看一眼的李赫宰給扭過頭來,搞的後者一臉看見什麼髒東西的整個人跳離椅子說什麼全身發癢受不了之類的話、更氣的那個好不容易把青蛙給打暈的李東海開始拿著癱軟的兩棲類軀體追著李赫宰滿教室跑。

  你有些無奈的扶住額頭,生物課是李赫宰的剋星沒錯,可是李東海又偏偏剋這些生物,要是照大魚吃小魚的食物練關係來看的話這兩位大親友的關係真的是相剋沒錯吧? 而且是很要命的那種。無奈的開始煩惱下課後要交的報告去哪裡生,或許你該參考李東海的意見換個新手機,這樣一來搞不好你還能用手機上網找槍手代打期中的生物報告…

    

  「呀、李赫宰是男人就給我站住!!」大概是跑累了,食物鏈頂端的李東海站在你身旁、非常有氣勢的喊住了那個已經在教室門口準備下一輪逃跑的李赫宰,然後把青蛙丟給你、笑的一臉燦爛。「放心啦、厲旭,大不了我用你名義刷票啊」
  

  於是金厲旭終於崩潰,倒在桌面上那心情大概就跟那隻翻肚的青蛙差不多…唉、你就是不想太高調啊而且你什麼時候說過自己是廣播男的頭號粉絲來著了?

 


  
3-2.

   下午的時候你趁著課堂之便偷偷上了廣播的網站想偷偷注意一下廣播男的好歌聲到底能吸引票數,只是隨著網頁旁的拉槓越往下拉你的心情越是緊張,搞不懂明明只是關心一下票數幹嘛把自己弄得比查榜還要焦躁難耐。

   然後肩頭上突然一記重拍讓你身體本能反應的馬上跳離椅面、不過大概是因為做賊心虛吧,在你站起身的瞬間也很優秀的朝著前方大喊了聲對不起。

   一瞬間整個教室沉默飄過,你回神、所以剛剛那是什麼狀況?

 
 「.....金厲旭同學既然麼愧疚那就到外面罰站吧」前方的任課老師轉過身說,這下你終於明白剛才那一記出自身旁友人之手,看著李赫宰和李東海努力憋笑到肩膀都開始微微的反應你終於大爆發,狠狠推了左右兩邊的友人後拿著課本忿忿不平的走出教室。

  喂、爲什麼一整天你都要為了一個素昧平生的陌生人情緒高低起伏啊?就算每天在地鐵遇見的曹圭賢就是廣播男好了、你還是想不通到底是什麼理由讓自己願意投注這麼多關注在對方身上,難道真被李東海那傢伙說中自己淺意識裡真的是頭號粉絲來著!!?

  
  「我的媽呀.....」把臉給直直埋進書頁裡,你想這大概比聽見自己被死當還要晴天霹靂。

 

 


3-3.
    
   「分紅。」 看著眼前朝著自己伸出的掌心,你有點不懂這次那對李氏無良友人腦子裡又在打什麼鬼主意。

   不過有個人倒是很沉不住氣的乾脆一手搭住你不斷的炫耀上午的課堂中他和另外一個沒事瞎湊熱鬧的傢伙真的很盡責的瘋狂刷廣播男的票數,雖然你金厲旭很感謝大親友們這樣子無畏任課導師的火爆脾氣這麼一路相挺,但由於很悲劇的你今天才自覺到原來自己這樣的關注關心期待緊張跟個小粉絲沒什麼兩樣,所以當友人興高采烈的告訴你直至中午12點投票截止前曹圭賢的票數遠遠勝過其他參賽者時你是半點也開心不起來、還羞愧到想一頭撞牆。


   而你也真的這麼做了,一下子撞在水泥牆上的動作把友人都給嚇了好大一跳不說、你倒是滿訝異這牆看起來破歸破撞起來還真是有夠痛。

  「厲旭啊我知道你很開心但你也不需要撞牆感謝我吧!!」扳過你的身體趕緊掀起自己的瀏海查看方才撞上的額角,李東海那皺起的眉頭到底哪裡看出來自己很開心? 「都紅了唉!?」

   廢話你撞的這麼大力要是不腫起來那就真的是鐵打的了,於是你趕緊推開還停留在自己額頭上的手心、拿著掃把又開始默默往下走,李赫宰湊上來問要不要緊、李東海說你大概是開心過頭所以反應有點失常,聽到這裡你只好非常無奈的回頭,滿肚子複雜情緒的打算把事情給解釋清楚。

   「我才不是曹圭賢的頭號粉絲!!」你說,只是這麼一吼心情並沒有輕鬆許多,這句話有耳朵的人都聽的出來是謊話,就連你自己都心知肚明的蠢。
  
   不過友人好像有聽懂你的滿腹委屈(?),互看了好幾眼後才終於向你道歉說他們不應該這樣擅作主張的把事情給歸類化,既然自己真的這麼不喜歡廣播男那也是無可奈何的事情,畢竟票都刷下去了參加抽獎的資料也都寄出去了,覆水難收、要是真有個什麼就他們兩個來承擔吧。

  「我說…」拿著掃把實在是不知道該說什麼了,你乾脆點又踏著樓梯一階階走回友人們的身旁,直接開門見山說、 「為什麼用我名字抽中的手機就要由你們兩個來承擔?」

  實在是很心機很卑鄙,所以乾脆點連地都別掃了吧、拿著工具直接了當回教室收拾書包閃人,走出教室門口時恰巧撞見貌似是終於真心愧疚的李東海抓住了自己手臂想拉住你。「厲旭?」
  

   「…我先走了」一個反手掙脫被箝制住的手腕、你知道自己這樣做很沒禮貌也很不道德,但是心底那滿滿的負面情緒只怕再不找地方宣泄你會失控抓狂,畢竟友人的玩笑嬉鬧你都知道毫無惡意,只是難免把話給聽的太重互相傷了和氣和感情。


  「如果沒辦法做到不聽、那就選擇不看吧!」在你身後說,回頭看見李東海正色的表情、你輕輕點頭,回應著友人的擔憂。

  要是沒有辦法不去聽關於廣播男的歌聲,那是不是該退而求其次選擇不去看那些在網路上流竄的所有討論和消息呢?

  你嘆氣,要是真有那麼簡單就好了…「我看連地鐵裡那個曹圭賢都乾脆別見了吧」


= = = = = = = = = 

雜話;

         明天繼續(欸)

 

          [12.12.07 阿路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酸+阿路路。 的頭像
阿酸+阿路路。

♬六人式雙開冰箱

阿酸+阿路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