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站在公車亭等著曹圭賢,看來是誤點了吧、不管是車子還是人都是。

  忘記是小學同學還是國中同學曾經說過自己好像特別固執這件事,雖然說你本人覺得只這兩個字用來說明你這個人好像不太足夠、不過就某方面來說,你也確實總在為了什麼而感到一絲後悔時完全體會到旁觀者清這句話的真諦。

 

  就好比現在這個等過二十分鐘卻連通電話都沒接到的失落吧,嗯…說是失落對吧?

  疑惑不過幾秒,你卻又開始懊悔著自己怎麼還有多餘的心神煩惱這無關緊要的問題,現在這狀況是約定的時間早已經過、曹圭賢沒有來、手機沒接、簡訊沒回,稍微推測一下吧,疑惑加上慌亂、扣除掉糟糕的天氣狀況和自身安全。

  深呼吸了一口氣,你終於在數不清第幾次內心糾結後終於痛下決心,轉身回家。

 

 

3-2.


  「所以你真的被耳機男放鴿子喔金厲旭!? 」呵呵…你抬起頭看向前方友人訝異到兩個眼睛可能隨時會掉出來的誇張表情,心想要不是現在你老大心情正低落的話自己可能會被這太超過的反應給逗笑。「那曹什麼的怎麼這麼有種…」

  於是就直接斜眼李東海的碎念,唉、拜託你也很無奈好不好,看看連名字和理由你都不想糾正就知道有多低氣壓,更何況那個上午雖然你很帥氣地直接走人、但是那一整天自己就好像得了強迫症般瘋狂的查看手機,結果直到就寢前才等到對方傳來封簡潔扼要的訊息說了抱歉。


  要是在今天以前你想自己可能還會想要追問接下來該怎麼辦,只是那是以前、而且回首不再,所以在那當下你的反應是直接把手機給塞進枕頭跟床縫間的邊緣,打死都不想在看見那隻手機。

  「感覺一整天都白受罪了」 想起對方道歉的幾個字就像抽離了自己所有心神般,一個動作就這樣順勢趴在桌面上直嘆氣、看的一旁的李赫宰也只能直搖頭。

  「你現在很像失戀的人啊,厲旭」伸出手拍拍自己的肩頭,友人的一番見解在此刻卻像炸藥一樣在你心裡炸出好大的波盪。
  
 
   確實,對方不過就是失約而已為什麼你要這麼落寞呢....更何況今天早晨(雖然很不悅)自己不還是從手機裡看見曹圭賢那無可奈何的理由了嗎.....那在試著諒解之際怎麼就不能一起撫平自己盪到谷底的情緒吶?


  「....唉呀煩死了」 駝鳥心態的用手抱住頭,腦子裡卻開始吶喊祈禱這次千萬不要在承李赫宰貴言一語成懺了,雖然說跟失戀毫無關聯性的但關於友情你還是會難過啊....

  

 


3-3.

  好不容易撐到放學,無奈腳步卻好像被心情影響似的完全邁不開。

  平常時只要走10分鐘就能到的路程硬是多拖延了十幾分鐘才走完不說,腦海裡更是一片空白完全不運作的低落、直到看見那架每天都要經過的天橋這才稍稍開始回想起關於耳機男和自己認識的原由好像也是這麼莫名其妙。


 唉...結果還是會下意識的去尋找曹圭賢的影子。

 不管是經過商店聽見正撥放的曲子也好、或是下了地鐵習慣性在人群中找熟悉的身影也罷,自己好像也開始像曹圭賢一樣不知不覺開始配合上對方的腳步。 那個他拉下耳機開始和自已交談的深秋或者是那人總是能追上自己的每個相遇,怎麼說、看起來好像循序漸進般的腳步事實上卻好像只有對方在一昧的追求。


 反觀自己曾經做過些什麼呢?

 沒有積極連絡,沒有主動邀約,說穿了在曹圭賢突如其來的病號之際你是登門拜訪被嫌多,打電話關心被嫌少的尷尬狀態,好像怎麼表達關心都不對的也只是讓自己越來越煩躁不安而已。

 而且說到底你到底幹嘛這麼不開心啊,說不定曹圭賢在自己走後就到了、說不定他也正等著自己主動問原因,說不定還有很多很多的狀況會發生啊,結果這些假設全在被成立以前無疾而終在自己的手上。

 無奈歸無奈,你卻也想起李東海曾經要自己不去多關注的提醒,結果這下可好了、自己一多看的下場就是那可能是瘋狂粉絲的崇拜心理開始慢慢變調,那現在要是強迫自己不再提起曹圭賢的話是不是還能挽回原來的那一份初心......?


 是啊金厲旭,列車到站的瞬間你也只能期勉自己要是沒辦法做到不看的話、那就乾脆別說了吧。

= = = = = = = = = = = 

雜話;

          本日進度OVER!!(欸)

 

          [12.12.08  阿路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酸+阿路路。 的頭像
阿酸+阿路路。

♬六人式雙開冰箱

阿酸+阿路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