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是相互矛盾的。

 

 

就拿現在這個上一刻還沉浸在尹斗俊出差喜悅中的梁耀燮來說吧,他那一人獨大的優越感都還沒來得及漲大就被腦海裡男人一句話給扼殺在中途。

 

 

 

『記得吃飯、還有早點睡覺。』

 

說的時候那笑容幾乎和第一次向自己搭話時的模樣沒什麼差別,就多了點欠揍的自信和眼底滿是不捨的分離吧,雖然心底悸動但在那當下他還是冷冷的質問對方說、『為什麼你老闆出差總愛帶上你?

 

....也許我人緣好吧』揚起笑容的瞬間梁耀燮正好別過頭去、沒察覺男人舉起的手僵在半空中、雖然最後還是落在他頭上、但他卻錯過對方眼神裡好像多了什麼的心思。

 

 

 

 

 

有什麼不好嗎?

 

 

站在客廳中央的小祖宗聳聳肩,沒什麼不好啊、除了此刻這個快把自己給逼瘋的梁耀燮以外,沒什麼不好的,畢竟希望尹斗俊工作順利的人是自己、希望男人人緣廣闊的也是自己,沒道理願望成真還有自己跟自己過意不去是不是?

 

 

不過也許就像一開始所說的吧,梁耀燮幾乎可以說是矛盾這個詞彙的完美代表,尹斗俊越是忙碌就越抽不出時間來陪他,越是交友廣闊就越是離他疏遠,他沒說、有些時候明明是和男人躺在一張床上,但總覺得就好像電視上那些歌手所唱的歌詞一樣兩個人中間隔了一片海洋。

 

 

 

 

於是幾天後男人回來了,帶著半個地球外的風霜、一進門就是狠狠給了男孩一記紮實的擁抱,梁耀燮那點快要把自己給燃燒殆盡的焦躁鬱悶也被猶如春雨般的溫暖給滋潤的一滴不剩。

 

 

 

 

 

嗯,至少在那總是能成功帶起低氣壓的夜晚來臨之前。

 

 

 

「視察還順利嗎?」吃過晚飯後幫忙把行李箱裡的個人物品歸位,梁耀燮埋頭在櫃子裡的表情和語氣很平凡、模模糊糊的語氣讓那個正在和洗衣機搏命的男人猛然從小房間裡探出頭來,滿臉疑惑的朝蹲在櫃子前那小小的背影發出疑惑的單音節。

 

「耀燮你說什麼?

 

那小祖宗闔上櫃子的門,起身回頭就是一抹淡淡的微笑、搖搖頭,「斗俊要是睏了你先睡吧,我等洗衣機待會好把衣服曬了」

 

「耀燮?」 探頭的男人好像嗅到一點不太對的氣息,當男孩從他眼前經過時尹斗俊還騰出一隻手來抓住這個小傢伙,「睡不著?

 

「嗯,下午起晚了所以現在還不想睡」 梁耀燮稍微回過伸去捏了捏男人的手背、像是要讓對方別擔心一樣又笑了起來,圓潤的眼睛被笑的還帶著亮光、尹斗俊看著對方同樣紅潤的臉頰找不出半點不對的地方。

 

「還是我陪你看電視?

「拜託都幾歲了看個電視還要人陪又不是小孩子」

「那是誰還在看PORORO?

「呀、尹斗俊!!」

 

 

 

 

尹斗俊笑著趕緊把頭縮回門框內,就這麼看見那個才沒買多久的米白色抱枕從眼前飛過,男人笑出聲不用多想也知道那小祖宗在客廳理會是什麼樣的表情,搖搖頭扭開洗衣精的瓶蓋、這樣看來也許是自己想太多了吧?

 

會和自己起手動腳的梁耀燮才是梁耀燮啊,說到底尹斗俊就是個喜歡沒是找痛挨的人.......雖然平常時候好像是自己欺負那小祖宗多一些。

 

 

 

 

 

 

不過還能發脾氣就說明應該不是什麼大問題了吧,所以那天夜裡當尹斗俊醒來發現自己身邊是一片冰涼時他還是起身了,拉開虛掩的房門正好看見那個縮在沙發角落的人影、正靠著那只藍色企鵝一點一點著小腦袋,瞧的尹斗俊在如漆的夜色裡悄悄舒了口長氣,輕手輕腳的來到男孩面前彎下身抽走對方手裡的遙控器關上電視、再一手繞過腰際一手繞過膝的把人給打橫抱起。

 

 

睡著的樣子真的和小孩子沒什麼兩樣啊,懷裡的人好像輕了些、這麼抱著雖然暖但好像都能喀到骨頭了....小祖宗沒人請安看來一定沒有按時吃飯。

 

 

 

把人給放上床拉上被子,尹斗俊一個回頭就看見梁耀燮迷迷糊糊的張著惺忪的睡眼盯著他瞧,帶著睡意的語氣嚅嚅的、抓著他的袖子皺起眉心沒頭沒腦的就問一句、「我是不是很像神經病啊?

 

「怎麼這麼說?」乾脆蹲在床沿和梁耀燮平視,尹斗俊的臉上還是帶著淡淡的笑容、伸出手輕輕觸碰男孩的面頰和額前的細細劉海,聽著對方慢條斯理說著話他也不急燥、牽著男孩放在被子裡的掌心都蹭出細細汗水了他也沒捨得放開。

 

 

聽著梁耀燮說他這些日子以來都在煩惱懊惱的事情,說著原來期望和慾望是相互拉扯的矛盾、說有時候連自己都會跟自己生氣的過不去,梁耀燮說、今天在尹斗俊回家之前他滿腦海裡可是連耀抱怨的稿子都打好了、誰知道男人一進門自己一看見他的身影不但半句話都想不起來不說、連壓在胸口的痛好像都不見了。

 

 

「所以我是不是人格分裂、還是有躁鬱症之類的...」說到慌了便握緊了尹斗俊的掌心、讓後者只是更用力的去回握住男孩、告訴對方他什麼病都沒有,「你很正常、耀燮」

 

「真的?

「除了太愛我這點之外,一切正常」

....晚安」

 

抽回原本被握住的手翻過身,尹斗俊沒像平常還追著男孩鬧騰非得要聽見自己想聽的話才肯罷休、而是躺上了另外半邊雙人床,像每個熟悉的夜晚一樣把男孩給摟進自己懷裡。

 

 

 

啊、這時候是不是就能像那些小說裡所寫到的,我披荊斬棘、只為來到你身邊呢?

 

 

 

 

 

 

 

 

 

 

 

 

至少那天晚上梁耀燮沒在失眠了,以致於引斗俊隔天早晨在廚房等微波爐裡的熱牛奶時還能聽見浴室裡男孩好大一聲的鬼叫。

 

 

得意洋洋的轉過身,看見梁耀燮手裡還拿著牙刷、就連身上的睡衣都還沒換下就伸長了他的左手滿臉不可置信。

 

「斗斗斗斗俊這是什麼!!!?」

「戒指啊」

「我知道是戒指我問你這是什麼!」

 

有人好像興奮到說話鬼打牆了....

 

好吧,尹斗俊撇下微波爐裡還在旋轉的玻璃杯、乾脆點在男孩嘴邊輕輕吻過,「總得要標記一下所有權」

 

 

 

「標記個頭啊啊啊啊啊啊你居然趁我睡覺的時候對我做這種事!!

「不喜歡嗎?

 

暴躁的小孩瞬間鎮定下來,拿著牙刷轉身又默默往浴室裡走。

 

 

 

 

好吧、好吧,玻璃杯繼續轉吧梁耀燮你就繼續彆扭吧,他尹斗俊可是沒漏聽那句差點溜過耳朵的「....喜歡」

 

 

 

 

= = = = = =

雜話:

 

好閃我要瞎了QQQQQQ

搜比生日快樂喔~~~雖然我是遲到大王(還敢講)

 

不過今年是你的大發年啊梁大發哇哈哈哈

趁著這股氣勢高調下去吧!(??)

 

[2013/01/08 阿路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酸+阿路路。 的頭像
阿酸+阿路路。

♬六人式雙開冰箱

阿酸+阿路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秋蔚晴(小秋)
  • 是我是我是我是我我是小太陽XDDDDDD

    戀愛中的人,心思真是百轉千迴。
    知道怎樣對斗俊最好但是又很在意自己被忽略的部份,
    儘管出差什麼都是必須的斗俊也沒辦法控制,
    但是耀燮還是小在意了。
    就算那個希望斗俊什麼都順利的是自己、但還是在意了。
    因為自己相對來說就變得孤單吧,因為戀人並不能以自己為主。

    可是在看見斗俊回來的當下。
    儘管自己已經內心默默打好了落落長的稿子準備對他小抱怨,
    本來氣本來想要訴說的都在看見斗俊回來的當下就煙消雲散了,
    畢竟根本就不是真的想要抱怨我想只是耀燮覺得孤單了,
    因為斗俊沒有過多的時間陪伴了,或許以前會一起散散步或是看個電影,
    可是因為現實因素可以相處的時間也變少了。

    那句"我披荊斬棘,只為來到你身旁"。令我覺得很動容。
    但我想耀燮並不用到如此,只要他願意說出口我想斗俊就願意給他整個世界。
    畢竟捧在斗俊手中的是他的寶貝,
    儘管他很多時候有些事情沒有說出口但是那是他疼入心底深處的依戀。
    因為依戀很深所以可以靜靜地等他的寶貝把隱藏在自己心底的話說出來,
    斗俊、很有耐心。

    然後我想不安定的心態需要一點能安穩心緒的証明,
    斗俊也該有所感,他知道自己的寶貝也會不安,
    那枚戒指令人覺得很甜蜜。

  • 是我是我我是路子(學屁)

    每次看秋子的心得我就好開心TAT
    有時候想放棄了再回頭看看其實還是覺得很好像可以繼續堅持下去(拭淚)

    其實這篇想說的很簡單QQQQQQ
    不僅僅只是情人之間、其實朋友也是的
    像我們逼逼說的一樣也是會吃醋................

    我連我妹出門約會不在家陪我我都能憂鬱了SO...(?)


    秋子TAT (吵死了)

    阿酸+阿路路。 於 2013/02/20 20:1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