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清晨李起光很早就醒了,也或許該說、他連自己有沒有睡著過都不知道。

 

 

 

 

腦袋脹疼的厲害、一閉上眼皮彷彿能看見穿著西裝的孫東雲站在自己眼前笑的幸福洋溢,那身簡潔的黑白色把對方修飾的更加俐落大方許多、就連那繫在領口的黑色領結都是,淘氣卻也不失穩重,十足把孫東雲一身的幹練和溫和都表現出來了。

 

但是啊,李起光腦海裡也同時有個聲音在告訴他好像該適時收手、過了今天這個男人會牽著另外一個女孩子的手走完人生的另一個路程,不准幾年後會收到對方孩子出生百日的飯局邀請、或許再幾年後他的工作資歷能讓男人爬上更高的位置,也許到那時候他也不會再搭大眾的地鐵通勤、而是改開自己的車子載著一家人奔馳在首爾的路上,嗯、或許孫東雲還會買棟房子搬到郊區遠離塵囂吧,然後像所有人慢慢忘了許久未見的人事物一樣逐漸忘記有關於他們兩之間的一切所有。

 

 

所以也許是不捨、也或許是對未來的不定感到惶恐和不安,李起光的胸口自從知道婚禮日期後就沒安生過一天,又悶、又麻又刺又疼,好像小時候回鄉下奶奶總提點著自己要乖乖喝下的漢藥一樣難挨,尤其只要一想到孫東雲,這痛就會一下子發作的特別厲害。

 

只是現在就算咬牙挺過苦澀也等不到人來給自己糖吃了,不會有人說這是為你好、你聽話,他就算再乖巧懂事也換不回心裡最想要的東西。

 

不會再有一個孫東雲寵溺的拍拍他的頭、告訴他說『哥你怎麼比我還像弟弟呢』

 

 

 

想著過去有點蠢的笑了出來,一牽動嘴角也牽動現實、李起光當然也知道自己這付死樣子不應該持續過下一輪秒針的轉數,但是怎麼辦呢、婚禮都快開始了自己卻還趴在自家餐桌上,身上還是昨晚睡下時那套睡衣、抬眼還能看見客廳裡那張沙發,腦海裡還能想起和孫東雲相處的所有畫面,可他就是沒有力氣再去牽動身上任何一條肌肉或是神經。

 

 

嘆了口氣抓起手邊的手機按開了螢幕、李起光看著桌面上那張他股足好大勇氣才偷拍下來的照片滿心憂愁,腦海裡閃過千百萬個藉口想打給梁耀燮說明此刻自己不想出席的心情、但是仔細思考他又不想錯過關於孫東雲人生中的任何一件事。

 

所以李起光的藉口從身體不舒服換到了家裡有急事,要說感冒發燒嗎? 可是他聲音這麼有元氣怎麼聽怎麼不像,還是說老家那邊打電話來要自己回家一樣? 李起光搖搖頭,天底下哪裡來這麼多巧合,而且要真的是彼此很重要的人的話一定能屏除任何雜務出席的,更何況前面所找的這兩件事還超沒有說服力,好吧、看來只好把加班那一套拿出來說了。

 

既找不到推託點、也夠無可奈何對吧?

 

 

下定決心後又把螢幕亮開了一次,咬著牙不去看桌面上孫東雲笑的有多開心,不去想那次邀約他們去了絕對幼稚的海洋公園。

 

找到梁耀燮的號碼按下撥號鍵很簡單,等著對方接電話也很簡單,問題在於過不過的去自己這一關,時間一向是考驗良心最好的證明,所以當電話那頭一聽時李起光一顆心簡直都快蹦出嘴巴了,喀喀巴巴的說不出一個完整句子。

 

 

「我....耀燮......呃、就是....今天的婚禮..........

〝什麼、起光你大聲點這裡好吵我聽不清楚〞

 

 

 

一定很熱鬧吧。

 

李起光腦海裡想起了那座教堂,白色的建築物、前後都有一片綠色草坪,現在一定有好多人在會場笑著說關於婚禮主角的人生故事,從小到大的糗事、還有怎麼認識的過程,啊、忘了說現在會場一定充滿五顏六色的氣球和花朵。

 

所以還好他沒去,嗯,他對花粉過敏,也討厭氣球。

 

「耀燮、我──....

〝你是不是路上堵車了? 婚禮要開始了這樣你鐵定錯過的....

 

李起光心裡卻巴不得錯過的是自己的人生。

 

咬咬牙,那句『我可能去不了了』還掐在嘴邊,下一秒李起光便聽見電話那頭的梁耀燮相當積極勤奮的說、〝我找人去接你吧、你在哪?

 

聽著對方語氣說不出哪裡微妙,李起光帶著點壓抑的鼻音說著在家兩個字、沒等梁耀燮回應就突然斷了通話,拿下耳邊一看電池早已耗盡,只剩一片黑螢幕留給還沒回神的他慶幸,也好、這樣就省的還得解釋一大堆理由了。

 

 

也不知道那人有沒有聽見自己的回話.....李起光舒了口長氣還是進房間裡把身上的衣服換下,看來還是逃不過現實啊,早知道電話就別打了,要是在時間內沒看見自己出現的話那耐不住性子的好友就會自己來電三催四請,到時候自己在隨便找個理由打混過去不就好了嗎.......

 

真是笨蛋沒錯。

 

 

 

站在鏡子前理了理衣領和袖口,反射出來的人蒼白著一張臉、睡眠不足讓眼睛有點泛紅,整個人哪裡有向要去參加婚禮的喜悅和興奮,完全就是相反的消極和無奈。

 

梁耀燮說會過來接自己,要是被他看見自己這一付樣子大概又是免不了一陣碎唸了,況且那天對方說的也沒錯不是嘛、要是自己一直拿不定主意的話那實在是沒理由在耽誤孫東雲的時間,就好像上次連續劇裡男配角告訴男主角的那句〝他不會等你一輩子的〞一樣吧.......

 

 

 

嗯,還是搭個領結活潑些,就好像夢境裡那個孫東雲一樣,於是伸手又將衣櫃拉開、入眼的卻是那件陪自己在馬德里度過好幾個日子的大外套。

 

鬼使神差的把衣服拿了出來,一雙手習慣性的往口袋裡掏,好像是當下的事,李起光只覺得指腹一股冰涼、好奇的把手從口袋裡拿出來,連帶出的是枚硬幣。

 

 

 

『許願吧、起光』

 

還記得馬德里的那抹艷陽嗎?

 

 

 

李起光一直都記得,也想起了自己在水池邊的猶豫不決、更多的是腦海裡那怎麼也趕不走的孫東雲。

 

 

 

『我是斗俊哥的複健醫生,孫東雲』

 

『起光哥、你又來幫斗俊哥拿藥啊』

 

『呃、我想問哥週末能不能陪我出去走走......

 

『起光哥、我是東雲,耀燮哥在你那裡對吧?

 

『熱帶氣旋啊,北半球就一定是逆時針旋轉?

 

『你是不是換了洗衣粉的牌子啊?

 

『我們去海洋公園吧!』

 

 

在這房子裡李起光終究還是讓眼前的世界下雨了,就好像他心裡那從來沒有放晴過的首爾一樣、握著那枚根本沒拋出去的硬幣讓眼淚沾濕衣襟、哭不出半點聲音。

 

 

 

 

 

 

如果愛上一個人是長跑賽的話,那早就輸在起跑點上的自己還有什麼資格懊悔呢?

 

 =     =      =     =     =     =

雜話;

            拜託最想哭的是我QQQQQQQQQQQQQQQQ(走開)

            上帝啊難道雲光不是全世界最容易讓人跳進長篇大坑的CP嗎TAT

            好吧還是住大家聖誕快樂啦XD   雖然我很想直接BE(ㄍ)

            [12.12.24]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酸+阿路路。 的頭像
阿酸+阿路路。

♬六人式雙開冰箱

阿酸+阿路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