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發表至07於鮮網

 

 

 

 

 

=      =      =      =      =      =

 

 

d. on sunny day.

 

 

    共同生活的日子終於來到最後的一個半月。

 

 

    這天房東先生來到兩個人合租的公寓裡,人很好的還帶了點當地的土產說想給兩個外地來的勤奮學生補補身體、不由分說的留下好大一箱蔬果讓現在這個孫東雲有點頭痛。

 

    他是該誠實告訴李起光鈴木先生來過呢、還是該撒謊告訴對方這只是從老家寄來的東西才好,他的合租人心思很單純、要是知道方才長輩來過還提到關於租賃合約的話他想對方也許會煩惱到天明。

 

  只是此刻孫東雲不知道的、卻是李起光在這天以前就已經找好仲介留意新房子的另一種著想方式。

 

 

  相同的在這天李起光依舊和友人在街頭四處閒晃,房子看過一間又一間、不知道是他的要求太多還是現實就真是如此事與願違,就算條件再好他還是會想起自己現在和人合租的那一間小公寓。

 

   好比說隔音設備不太好的讓他常聽見隔壁夫妻的吵架聲也好,或者是因為鄰近鐵路常聽見電車經過時的震耳欲聾也罷,只要想起房子裡還有另外一個人也和自己一樣會苦著臉把窗戶狠狠甩上的不耐還是會讓李起光不自覺笑了出來......所以,只要一想到萬一未來他真的搬出去了那到底該怎麼向孫東雲解釋他就覺得好不知所措。

 

  是該誠實向對方說自己找到新的公寓了呢、還是撒謊告訴那人只是剛好親戚在這裡有空的房子而已,他的合租人沒什麼心機的,要是知道自己要離開的話他搞不好會焦慮到沒辦法專心做事。

 

  只是現在的他不曉得的、卻是孫東雲從這天開始就打算重新申請學校宿舍的另一種設想方式。

 

 

  於是幾個日子又過去了,這當中就不外乎李起光在看見那箱蔬果時的驚訝以及孫東雲接到仲介電話的疑惑下度過。

 

  他知道鈴木先生來過,長輩大老遠的來到這裡當然不會是只有送點心意這麼大費周章,更何況李起光其實不笨,腦子想一圈就知道絕對是關於房子的事情,只是看著合租人依舊掛滿笑容的臉和被打工佔據的休假生活他卻不知該從何開口,關於今後他們的去留問題。

 

  但其實孫東雲也知道李起光有找過仲介公司,就在那個對方難得有課的上午他在家裡接到電話、說是有了合適的房子了問對方什麼時候能抽空過去看一趟,孫東雲不傻、念頭一轉就了解絕對是關於新居的事情,只是看著合租人仍然溫暖的笑容和總是早起的貼心卻越發讓孫東雲覺得架構在他和李起光之間的好像有什麼正在逐漸瓦解、然後碎落在他看不見的地方慢慢消逝。

 

 

  「…東雲啊,你有空嗎?」 於是那個下午李起光還是先開口了,合租人疊著衣物的動作稍微停頓了會、只是抬起頭的一瞬間、他彷彿看見孫東雲一直以來都微笑著的嘴角失去了弧度。

 

  「…是關於房子的事吧,起光哥」 因為坐著的關係必須仰角看著對方,合租人在聽見自己開門見山的闡明時整個人好像愣了下,只是再揚起笑容的幾秒間、孫東雲好像看見李起光眉眼間閃過從來不曾有過的憂傷。

 

 

    倒底是什麼促成了兩個人之間的默契,又或者是說、為什麼能在僅僅幾個月的合租生活下讓思想產生如此大的改變,李起光反覆思考了很久還是不得其解,只知道或許搬離了孫東雲他不會落寞到廢寢忘食、但未來絕對會在哪個聚會場合因為喧鬧氣氛而暗自流淚。

 

    畢竟說是熟稔對方的也好像也勾不著門檻,還是該說、正因為曾將朝夕相處過所以才會有接下來這些心境上的反應狀態,孫東雲前後推測了很多次還是無從得知,只曉得也許離開李起光他不會到失神到心神不寧、但往後絕對會在某個安靜場合因為勾起回憶而濕了眼眶。

 

 

 

   李起光說,他感謝孫東雲能在那個雨天毫不吝嗇的分享方巾給自己、或許就是從那時候開始吧,他知道和對方同住在屋簷下絕對能和氣和樂的。「所以…要是房子找到了我就會搬走…東雲?」

 

   搖搖頭,孫東雲說也許就是因為那個雨天看見對方笑著說要和自己合租的善意吧,他知道和李起光同住在一間屋子裡一定能安心滿足。「還是把錢省下來吧、哥…我的申請書還再省核,要是過了我就會搬回學校宿舍…」

 

 

   要是順利的話兩個人都會搬離這間小公寓、雖然或去或留的都令人傷感,但是至少在真正定論前好像都有轉圜的餘地。

 

   所以李起光要孫東雲去把申請書拿回來說要把房子留給對方好省開銷、所以孫東雲請李起光去回絕仲介公司說要把屋子留給對方好省去支出,兩個人好說歹說就是沒定論,這還是第一次他們在意見上相互分歧、更是第一次為了一件事情鬧的有些不愉快。

 

 

 

   「…隨你吧」 轉身進了房直接拉上隔開兩人空間的拉門,李起光就這樣呆坐在床上想不透對方為什麼無法接受自己願意退讓的心。

 

    兩扇門也隔絕掉孫東雲從起居室往內看視線,他知道對方是出自關心、可就是因為如此他才不希望李起光為了成全什麼而犧牲掉屬於他自己的那一份權利,儘管他們的出發點都是為了對方,但要是將體貼和著想建立在不情願上那還能不能算是好意?

 

 

   傍晚的天色逐漸暗了,坐在起居室裡的孫東雲終於還是無奈的起身將燈給打開、回首卻還是擔心在門後的合租人身上,於是他不知道是哪裡來的衝動又把燈給關上、趁著室內一片昏暗不清之際悄悄走到房前將拉門給稍微拉開…

 

 

   然後孫東雲只是淡淡的笑了、看著對方背對著他的背影又輕輕的將門給拉上, 只是他不會知道在那一片黑暗裡李起光只是默默的張開了眼,對比著的煩憂。

 

 

 

           

 雜話:

             結果看的太認真XDDDD"(?)

             喔,結果看的是篇BE好讓我桑心T^T

 

            【11/12/08 阿路路】 

阿酸+阿路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