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還記得這有番外的~~~~(欸)

 

 

 

 

 

 

 

 

 

 

『東雲你知道嗎? 在這世界上最需要運氣的事情就是......

 

 

 

 

 

 

 

就是他又醒了。

 

回到首爾的第二個冬天,孫東雲總會在幾個特定的時候夢見遠在一片海洋外的李起光。

 

 

 

 

晴天會、陰天也會,還有雨天、颱風天跟下雪天。

 

 

彷彿閉上眼就能再見面的緊湊並沒有隨著日子而淡了心裡那一份情感,就算現在只能靠對方偶爾傳來的幾張照片來寄託思念,孫東雲還是會夢見屋子裡李起光就這麼坐在廚房地板上撐著頭、煩惱從老家寄來的泡菜到底該不該塞進冰箱的困窘模樣。

 

 

很平凡的生活日常,但夢境裡的人兒有時後就是能反映現實中自己的不安。

 

像是李起光整個人掛在陽台邊上只為了伸長了手想用竹竿勾回吹落在樓下遮楊板上衣服的背影,還有每到期末週就會戴上黑色大眼鏡、巴不得連外賣單都想盯穿的孩子氣,但其實讓自己夢見最多的、是李起光在送行時問自己的那個問題。

 

 

他問、東雲啊,你知道在這世界上最需要運氣的事是什麼嗎?

 

 

 

 

『考試all pase? 搖中商店街前集點活動的大獎?

 

在等著進海關前他就這麼陪對方有一搭沒一搭的瞎扯答案,什麼一次考過駕照、免專題直接畢業、吃到最後發現再來一枝的蘇打冰、或是找到疑失許久的物品,零零雜雜大多大複雜,只是不論長椅上那個自己怎麼猜、李起光也就是一個勁的直笑著搖頭,好像老早就知道自己說不中答案一樣。

 

 

 

『哥、這題答案該不會是自由心証吧.....

 

『唉咿、我們東雲也學會找藉口了啊~

 

 

 

所以這問題就這麼一直掛心著自己直到午夜夢迴,眼下兩個冬天過去了、孫東雲把能想到的答案寫滿了一整本筆記,就等著他起光哥回來那一天一項項唸給對方聽,如同臨行前自己也這麼告訴過對方的一樣,反正他們有的是時間、大不了一樣一樣慢慢試。

 

 

 

 

所以要先從哪裡開始呢?

 

看著鏡子裡的自己又傻傻笑了出來,愣了半响才緩過神想起該把毛巾放回架子上,孫東雲轉身走出浴室、不忘把兩個腳丫子先在地墊上小心踩上兩三次後才套進暖烘烘的布拖鞋中,一歩步走到冰箱前先拿出牛奶瓶搖了搖.......不妙,天氣一冷冰箱裡放什麼凍什麼了。

 

莞爾自己又忘了將冰箱溫度給調高些,孫東雲只好把牛奶瓶給放到了靠牆邊的地板上,然後再起身從冷藏櫃裡把吐司也一道扳了兩片下來,承進盤子裡好放在餐桌上退霜。

 

 

既然靠地暖還比較快回溫,趁這時候他就能回臥室把自己身上的服裝給打理好,也要順帶拔下充電完成的手機、把零錢包什麼的和圍巾手套整理好都給塞進大背包一切整理好後再回到餐桌前,把稍微軟化的吐司片給放進烤麵包機裡後按下開關,也把剛才地板上的牛奶給拿起來、將退冰的液體倒進玻璃杯中好放入微波。

 

和在日本的生活沒什麼兩樣,只不過那時候的李起光好像總是等不及結冰的牛奶退冰、常常一臉哀怨看著那淺藍色的包裝盒的無意識的小聲哀嚎,那好像被誰欺負的可憐模樣總讓的孫東雲好氣又好笑、連同心底深處的只要一碰上對方好像會變得很不一樣,柔軟的不得了。

 

 

想著想著又笑了起來,孫東雲被麵包機裡突然跳出來的吐司片給嚇了一跳。

 

啊、忘了說,他的李起光回來了,就在前天晚上。

 

 

 

 

一下飛機就發了封夾帶照片的訊息給自己,說現在上了巴士、要先回家裡一趟,他回覆兄長說路上多少睡會吧,晚上車塞、他起光哥又最耐不住疲憊,況且這麼久時間沒回來家裡人肯定會把這幾年生活全給牢牢實實問明白,應對下來說不准比什麼都還磨人。

 

所以還是多給對方一點調整生息的時間來緩衝、反正等到生活瑣碎打點好了再見面也不遲,只是說是這麼說,孫東雲只要一想到同一片土地上還有李起光就沒來由感到興奮和期待,拜託那是他起光哥耶......是等了兩個年頭的李起光,想念時不必跨越一片海洋、只要電話一打坐過幾站地鐵就能見面的距離,他怎麼能繼續淡定下去。

 

 

 

所以在距離孫東雲起床的3個小時候,他終於在市區的連鎖咖啡廳裡看見那張可以稱的上是朝思暮想的面容了,依舊是記憶裡那件深色大衣、圍巾下的臉頰也是凍個通紅,一樣的黑框眼鏡、一樣再看見自己後毫不考慮時間地點的揚起手朝著自己就是用力的揮了揮,爾後靈敏的穿越過桌子間的距離小跑步到他面前。

 

 

「嘿嘿,怎麼樣?」 解著衣扣順勢脫下大衣,李起光沒坐在孫東雲對面的位置、而是靠著他的肩坐在牆下的沙發椅上,然後像發現什麼似的突然盯著他的側臉瞧個認真,「...東雲你是不是又高了?

 

 

.....哥,你這是跟我分開太久了才有幻覺」

「所以我這不是回來了嗎」

 

 

又笑的相當認真、眉眼彎彎的,其實孫東雲很喜歡李起光專心做每件事的樣子、尤其是像這樣的一個笑容,很輕易的就能讓人發自內心的感到開心,踏實也溫暖的就好像剛從烘衣機裡拿出來的暖毛毯一樣令人愛不釋手。

 

就連對方低著頭研究桌上價目表的側臉也是,短短的睫毛隨著眼皮開闔而上下擺動,李起光的面頰映著陽光、臉上的細小絨毛讓他看起來美好的更不切實際了,要不是週身溫度因為對方的存在而隨之提高的話孫東雲搞不好還會以為自己在作夢。

 

 

 

 

「哥、你上次問我的問題」鬼使神差的就把話給說出口了,只是對方一下子好像沒搭上自己的思考速度、愣愣的回過頭來,一下子把距離拉的太近了....孫東雲有點暈恍恍的想。

 

「答案是什麼,那件最需要運氣的事...

 

 

李起光好像有點驚訝自己還記得這問題似的,不過他一下子又笑了出來、呵呵呵的笑個不停,到最後幾乎是整個人快倒在自己身上了還不見緩些,孫東雲這頭倒是懊惱了,奇怪這問題有這麼好笑嘛....當初李起光可是正經八百的問自己的啊。

 

 

「最需要運氣的事啊......」終於坐直了身體,李起光嘴角的笑意還沒完全退去、手指頭卻有意無意的開始去摳價目表上那不平整的膠帶頭,停頓到一個時間點了這才開口道、「其實這也是耀燮告訴我的......呃、你還記得他吧,就是常跟斗俊在一起的那個..

 

 

孫東雲點點頭,不過李起光好像沒注意到他的舉動、反伸手抓了抓自己的臉頰,不太好意思的繼續說了下去。

 

 

...你在機場說的那些我都跟他猜過,耀燮告訴我運氣和運勢是不一樣的,一個可能一輩子遇不上一次、一個是只要耐心等就能重新來過,所以....

 

 

 

「所以?」他實在是抓不住對方話裡的重點,只好跟著低下頭去看李起光壓低的表情、不太懂的想要知道更多。

 

「所以東雲你真的是全世界最幸運的人」

.....什麼啊起光哥我們不是在說事嗎怎麼扯到我身上了!?

 

 

 

孫東雲很不服氣,他可是為此快想破腦袋、怎麼李起光只給一個這麼含糊不輕的答案啊,還說不是自由心証,一他看要是下次再問對方搞不好他起光哥也可以把答案改成那幼稚鬼梁耀燮或是斗俊學長。

 

 

「我們東雲生氣了?

 

「才沒有」

 

「那你幹嘛這麼不高興」

 

「我沒有不高興只是──.....

 

 

 

 

打住,孫東雲因為激動情緒而站起身子的一下子像被什麼拉扯住一樣跛了一下,一低頭、是李起光些許發凉的小手毫無遇緊的扣進了他的五個指縫間,還附贈自己超沒抵抗力的超燦爛笑容一枚。「可是我很開心喔、東雲,我們」

 

 

....我們?

 

「嗯,我們」

 

........??

 

 

 

 

 

這是兩個冬天後當孫東雲再見到李起光時的光景,雖然說要很久以後他才懂那時候對方所說的〝我們〞並不是在等著沒說完的話而故意停頓而是一個代名詞,不過當他們在一一實踐筆記本裡所有異想天開的鬼點子時、孫東雲老早就不去在意這當下李起光故意不去說明的欲言又止。

 

 

反正,你從他鄉回來、我在終點等你,不就是這個樣子嘛,也許兩個人要在一起很簡單,但能這麼一起走過天晴天陰、風起雨落的小日子總是需要點什麼來互相增添生活中的情趣的。

 

 

就好像李起光把孫東雲當作是全世界最幸運的存在、而孫東雲把李起光看作生命裡最不可或缺的暖度吧,那些不曾明說的不過是在此生裡能有一個值得寄託的人能去喜歡、而那個人,也正好把你看作唯一罷了。

 

 

 

 

 

= = = = = =FIN

雑話;

 

喔連我自己都得回頭去把文章翻過一次XDDD(

 

不過估計還惦記著這篇的人不多了.....(你好意思提!?)

嘛、反正最重要的就是兩個人在一起對吧? (ˊ ˋ)

 

 

至於那結冰XDDDD

同是過來人,試試就知道真的沒什麼比地暖更好用()

 

 

       [2013.03.12  阿路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酸+阿路路。 的頭像
阿酸+阿路路。

♬六人式雙開冰箱

阿酸+阿路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秋蔚晴(小秋)
  • 我是否該去全部看完一遍
    然後給阿路一個長評(你沒空快放棄TTTT~~~)
    但是我覺得好開C~~~TTTTTTTTTTTTTTTTTTTTT

  • 我坐前排等你長評QQQ
    秋子快去踅一圈回來呀呀呀呀~~(別為難人家)

    阿酸+阿路路。 於 2013/03/16 21:09 回覆

  • Heather
  • 惦記的人這裡有一位!!!

    沒説謊前天我還把一點雲一點光又看了一遍,期待的更新終於來了!

    真的很喜歡雲光的小幸福〜

  • 你重看了我就知道你一定會QAQ

    喜歡讓自己喜歡的人都幸福,
    不論是起光或是東雲都是TUT

    暖洋洋什麼的再好不過了

    阿酸+阿路路。 於 2013/03/16 21:14 回覆

  • 音
  • 我完全不知道你還欠這篇沒寫啊我說~~~
    總之這兩個就一直在一起,這樣就好XDDDDD

    是說地暖真的有這麼好用嗎? (好奇)
    然後路姨我需要不要猶豫的密碼~~~~(吶喊)

    有的時候遇見那個對的人真的需要一點運氣,
    我們啥時才會遇見對的人 嗚嗚嗚
    遇見之前我決定要一直沉溺在雲光愛裡XDDDDD

  • 超好用我都想在家裡裝XDDDDD

    密碼我回頭私給你QUQ
    因為我也好喜歡兩個人在一起啊,拜偷這世界上最不人道的就是BE惹QQQQQ

    所以,我很乖的把番外抓回來寫了(無關)

    阿酸+阿路路。 於 2013/04/13 08:40 回覆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