斷頭文章再填一坑!(欸)

 

 

 

 

 

 

 

 

一生中最美不過年少。

 

 

好像我們都對這句話感到似層相識,也許在書裡一晃而過、或是在電視上聽見某個演員順著台本說過,不過無論如何這就像許多成名的句子一樣有著共通的特點,那就是後話通常顯為人知。

 

 

雖然那往往是最大寓意所在。

 

 

 

 

身為即將邁入高三的準考生,其實邊伯賢這人還是很滿享受他的人生的,至少在這理應否決參加進而閉門苦讀的艱難時刻他還是毫不考慮的在社團幹訓單上的參加欄位打上一個大大的勾。

 

就好像邊伯賢也知道既然現實是改變不了的、倒不如改變看事實的態度這道理一樣,既然知道自己實力的底線在哪、那還不如換個方式為未來另尋出路。

 

 

所以,我們的故事是從一場遊戲開始的。

 

 

 

 

 

高二是年少,但打死現在這個邊伯賢他可能都不太想承認這會是最美的時期。

 

 

「這絕對是世界上最黑暗的遊戲。」轉頭去那群躲在牆邊幸災樂獲的好友們,他現在只覺得世界一片黑暗,前一秒還拍著胸脯大喊〝老子才不會輸要輸了隨便你們〞的勇氣真的存在嗎、此刻不在身邊的媽媽可不可以告訴他。

 

「邊伯、是男人就上!」

 

去你的,邊伯賢很不屑的回頭就送了對方一記白眼卻換來身後一片大笑聲。

 

 

 

只是這個臉臭到可以嚇哭路邊小孩的人可能不太知道看著別人出糗永遠是狐群狗黨們最樂於見到的事,朋友嘛、說穿了就是見到你滑倒會先大笑三聲再扶你起來的存在,正所謂多了一點無所謂、但少了日子絕對乏味的一種必要存在。

 

「我就把個漂亮妹子氣死你們!」

「把到了再說啊、兄弟」

 

 

好像有種戰場上好兄弟相送的悽涼感......呸呸呸、童言無忌,他邊伯賢一向是幸運女神最寵愛的小夥子待會絕對會報佳績的,咬咬牙、握緊了手心裡寫好的名字和電話號碼大步來到電梯前,抬頭默數著顯示板上逐漸遞減的數字樓層。

 

 

哼、待會要出來的是個可愛漂亮的妹子你們就千萬別後悔───!!

 

 

當然這只是少年的癡心妄想,當電梯門打開的一瞬間邊伯賢抱著異常興奮的心情二話不說彎下腰報出了自己名字和飯店房號,緊閉著雙眼的他當然沒錯過這短暫的死寂,低著頭的邊伯賢想、難不成妹子是被他這魯莽的行為嚇壞了?

 

欸呀這可不行,女孩子家好像都經不起嚇的,一這麼想這少年趕緊把頭給抬起來了、只不過眼前是停了個人沒錯,但好像......哪裡不太對?

 

 

眼睛挺大的,鼻子也好看、黑色的劉海順著額頭往右靠攏,整個人看起來很乖巧可愛,呃......除了身高好像比自己高上許多之外,好像哪裡不太對勁?

 

 

欸呀,原來是脖子上的喉結......喉結,喉結?!

 

 

......欸咿咿咿?!!!!!

 

 

這貨居然不是妹子而是個男的?!!

 

 

邊伯賢拿著便條紙的手僵在半空中,大概是想像畫面和現實差太多導致大腦死機讓他只是愣在原地盯著對方張大嘴巴。

 

反而眼前這大男孩先一步突然笑了出來,邊伯賢傻愣愣的看眼前的身影笑的東倒西歪的樣子、就連身後那些朋友們也笑的毫不留情。

 

 

「你的小男飯?

 

一旁的友人用手肘推了推對方擺趣的問道、只是後者依舊笑著擺擺手,「他可能連我是誰都不知道吧」,這麼說著也稍微低下頭來看著邊伯賢、那雙大眼睛裡看來是好玩的意味居多,惹得當事人一口血沒忍住差點噎死自己不說,反射弧有點長的人這會好像才真正意識過來遊戲好像有點玩的太過而尷尬了、這才一下子燒紅了臉,結結巴巴說了句抱歉後便頭也不回的逃跑。

 

 

嘿、大男孩好像根本沒能來得及好好問清楚前因後果就被搭訕了啊......感覺有些失落的抓了抓後腦,隨後身旁好友又搭上他的肩,沒完的繼續說鬧著,「要不認識人家會把名字房號都報上了?

 

「我可是半個字都沒聽清楚,說笑呢」

「也是,看著挺可愛的啊、那小子」

 

 

這下大男孩可是真的大笑出聲了,哈哈哈的、轉身像沒發生過什麼事般和別人有說有笑的走出飯店,根本不會去注意轉角牆邊還有一群笑傻了的男孩,和一個懊悔到想把自己給塞進大理石縫的邊伯賢。

 

 

 

 

「邊伯賢你行啊哈哈哈哈哈」

「去你妹的!!」

 

 

 

 

 

 

 

= = =

 

 

稍晚的時候一群男孩子好像又找到了什麼新的遊戲,嘻嘻哈哈的打鬧在飯店外的小徑上。

 

接近日落的天帶著夏季特有的昏黃、早晨的尷尬好像老早隨著時間一同被沖淡似的在邊伯賢臉上看不見痕跡,白淨的小臉上是個相當乾淨的笑容,眼角也因為笑意而彎成好看的弧形,身上穿著對他來說大上一號的T恤、下擺鬆垮垮的蓋在洗白的牛仔褲上、讓邊緣有意無意的隨著走路的動作拉扯出皺折。

 

然後一群人不知道說起什麼了、只見男孩輕咬著下唇,腳倒是毫不客氣的踢在身旁友人的小腿上。

 

 

「白白你殺人啊!」

 

「要不是因為吉他是社團財產我老早想拿來砸你!」

 

 

 

 

 

白白,和那男孩子很相稱呢,這名字。

 

 

大男孩看著走遠的背影不再清晰,一直盯著讓眼睛不太舒服、他起手揉了幾下到把手指上沾的炭灰給抹到臉上去了,直到圍在一起的朋友此起彼落的笑起來他才意識到自己的糗態。

 

 

「看什麼看的這麼入迷啊燦烈,都捨不得眨眼皮了」

 

「沒啊、就好像有蚊子」

 

 

隨手往空中一指,眾人漫無目的的在四周圍胡亂看過一圈,說著是你神經過敏吧的玩笑話時他也只是陪著揚起嘴角,然後繼續低頭往眼前那堆炭火裡加些木炭進去。

 

 

「啊、朴燦烈那些是受潮我挑出來打算烤乾的!!」

 

 

伴隨著一震驚慌的手忙腳亂和一陣大笑聲,朴燦烈拿著長夾的身子默默退到了人群外、轉過頭去看剛剛男孩經過的小路,陰陰暗暗、此刻早已點亮的路燈就像把黑暗給分隔開來般把一段路照的有點冷清,那圍繞著週遭營地的小徑上哪裡還有那個白色的小小人影呢。

 

 

感覺好像期待著什麼落空,搖搖頭、他又鑽進那群嘈雜中繼續打理晚餐這件事,殊不知其實他就是那個令男孩困窘到提起腳就是往好朋友腿上踹去的最大理由。

 

 

 

 

 

『白白、你看那不是早上那個人嘛、要不我幫你喊他好再續你倆的前緣?

 

『續個屁!』

 

『別害羞、人家不都說一回生二回熟的......................噢!白白你殺人啊!』

 

『要不是因為吉他是社團財產我老早想拿來砸你!』

 

 

 

 

 

 

 

忘了說,男孩笑起來那樣子、真的很好看呢。

 

= = = = = =

雜話;

         我又重回白開水路線的懷抱了(張手)

         換換口味,我們來點燦白~~♥

 

          

       [2013.04.16 阿路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酸+阿路路。 的頭像
阿酸+阿路路。

♬六人式雙開冰箱

阿酸+阿路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