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該沒有人想我齁?(閉嘴)

 

 

 

 

=     =      =     =      =     =

 

 

 

「所以呢?」 粱耀燮將最後一件衣服放進行李箱裡、拉上拉鍊扣上鎖。「要是東雲在出國考察前沒表示你真打算放棄?」

「...嗯......」輕輕點著垂在胸前的頭,李起光當然沒看見粱耀燮站起身來時翻了個多大的白眼。

「李起光你到底哪裡想不開?」

 

穿上外套拉過行李走到門邊,男孩抽起房卡讓室內空調的運轉聲一下子停止了,安靜的空間好像還能聽見長廊另一端清理客房的吸塵器正呼隆隆的大似運作,李起光跟著站起身背上背包、身後那扇灑進滿室金黃日光的落地窗亮的很溫柔,軟的日光雖暖、卻也燙的自己沒被褲管遮掩的腳踝生疼。

 

 


像梁耀燮那天在廣場上和自己說過的話一樣毫不保留的灼傷自己。


他說、起光,你覺得女神在一池子歐元裡看不看的見我的韓幣,問得相當誠懇、但李起光還是直覺式的回答男孩『你把這些錢拿去買冰淇淋不是划算很多嘛』,然後換來一陣笑聲。

 

『起光你還真沒有浪漫基因』粱耀燮撿著手裡那幾個銅板沒好氣的說。
『基因也得在對的地方才行』
『例如你和東雲?』

 

回過頭若有所思的笑容,也許打一開始粱耀燮問的根本就不在那句話下之意,男孩走向自己並分了一枚銅板給他,萬分慎重的告訴自己,『許願吧、起光』

 


粱耀燮在那個廣場上只是面帶微笑的告訴自己,許願吧。

 

 


既然不知道未來該如何走下去,那何不自己架構一張預想圖呢,就算在一地相似裡看不見自己,
那人必定也會知道那個曾經努力想要靠近的真心。

 

只是啊,李起光手裡的那枚硬幣並沒有丟出去,他還是站在池水邊望著滿地的期望猶豫不決,明知道從舉手到投出其實只要幾個動作相連就好的,但那時候站在邊上的他還是選擇把銅板放進外套口袋裡,讓那小小一塊銅板活像背了幾世紀的真心般沉墊墊的給壓在心口上。

 

 

 

 


幾天後他回家了,旅行的記憶也隨著時間在過而逐漸淡忘、但是當初在飯店裡所下的決心李起光可是怎麼也想不出個辦法來付諸實行。

 


「起光,有件事我得提醒你」於是那天男孩在自家那張沙發上沒來由的突然開口道,「要是你對東雲還是拿不定主意,我想你們兩還是放棄吧」

 

李起光打著學術資料的專心度一個恍神,不小心多刪掉了幾個英文單詞。

 

「你、你這突然之間的說什麼呢、耀燮...?」

 

男孩還是啪啪啪的轉著電視頻道,大概是倦了吧、最後畫面停留在某部電視劇上。


『你不會、真的要走吧?』

 


李起光並沒有轉過頭去看電視裡男女主角說沒幾句話後便抱頭熱吻的畫面,而是聽著那有些悲傷的歌曲隨著劇情開始恣肆高唱著愛情,直到歌聲不再高亢、粱耀燮還是沒把頻道給換掉。

 

 

「東雲的行程晚了一星期,起光」

「是延期了嗎? 」

 

寫好一個章節,李起光將檔案給存了份草稿好備分、然後再把資料放進隨身的硬碟裡打算明天一早到樓下超商印出,整理手邊的資料告一個段落男孩對自己的搭話還是有一搭沒一搭,就算說上了也是幾句牛馬不相干的平常事。

 

從斗俊這禮拜休假,到前幾天回醫院去復診,再到最近幾場國際賽事,李起光不太懂足球、只是跟著男孩說上幾句,直到粱耀燮在一响沉默後開口之前。

 

「耀燮這裡有人推薦大──....」
「斗俊說東雲晚出發的原因是因為婚禮」

 

同時開口交和的聲線,李起光的耳朵好像泡水了、一下子聽不太清楚梁耀燮夾雜在自己聲音裡究竟說了些什麼,什麼婚禮、什麼尹斗俊?

「等婚禮結束後就走,起光、要是你真的.....」
「開什麼玩笑?」
「.......................」

 


開什麼玩笑,梁耀燮語氣聽不出半點戲嫟、李起光只覺得夢境裡那股垂直落下的驚慌感瀰漫全身,讓他原本專心看著筆電螢幕的只是突然把兩手握成了拳頭給放上眼窩,背向他的梁耀燮看不見、只能聽著身後那猶如潰了堤池水般顫抖的聲線說了。

 

「.........別開玩笑,耀燮」

李起光還沒來的及去了解過孫東雲這個人、關於現在和未來、甚至是關於他們。

 


他只知道讓那些炫目的虛像搖晃了現實,看不清疊影裡層層交疊的究竟哪個才是真心。李起光按著眼窩的手心不自覺的微微使力,他不懂、怎麼都已經按住眼睛了還是沒能止住淚水往外流。

 

「耀燮,你告訴我是今年秋天的日照過盛了對不對...」

 

沒頭沒尾的說,男孩坐在沙發上的身子沒有回頭、只是任憑電視上那個女演員發了狂似的笑個不停,尖銳的音調和李起光軟孺的抽泣聲形成強烈對比,從旁敲擊著他的耳膜、一跳一跳震的粱耀燮的頭兩側生疼。

 

 

他想起了剛才電視劇裡女主角抬著眉眼問男主角的那一席話、她問,你不會、真的要走吧?

 

 


粱耀燮皺緊了眉頭也只想問一句孫東雲,你不會真的要放棄了吧....?

 


他沒有回答李起光的問題,也沒有多說一句話或多做一個動作,只是讓沉悶像堆沙子一樣堵住自己呼吸難受、嘴巴裡一片苦澀。

 

 

 

 

畢竟只有他最了解李起光顫抖著隱忍哭泣的理由,也只有他知道今年秋天除了馬德里以外、首爾一直都是陰天。

 

=     =     =     =     =

雜話;

              放心這不是完結篇(你滾!!)

 

              [2012.10.16 阿路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酸+阿路路。 的頭像
阿酸+阿路路。

♬六人式雙開冰箱

阿酸+阿路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Heather
  • 哇!期待已久的野獸回歸第一個就是雲光!!!開心〜

  • 我也好開心你在QAQ
    最開心的不就是回頭還能看見那些熟悉的人一直都在嗎,

    喔我真開心T^T

    阿酸+阿路路。 於 2012/11/02 19:03 回覆

  • 兒靈燕
  • 乾嚇屎我不是孫東雲要結婚對吧對吧對吧對吧???????
    路姊快跟我說對壓~~~~~~~~~~~~~~~~~

    .....不然我會拿刀追殺那名新娘的orz(硍也太會牽拖

  • 這是關鍵點關鍵點,噓~
    快放下刀子乖QAQ

    阿酸+阿路路。 於 2012/11/02 19:0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