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雪是在聖誕節後兩天才下的,儘管李赫宰在開著暖氣的音樂教室裡直抱怨這感覺像是拿過期的抽獎卷去兌獎一樣沒趣、你還是懶的去搭理友人努力不懈在塗鴨課本上每個音樂家的幼稚舉動。

 

  再說了,雪什麼時候下又有什麼關係,反正地鐵一樣會每天塞滿人天氣也還是會一樣冷、學校更不會因為大雪而放個氣候假,苦的是你們還得頂著溼滑的路面步行上課或是上戶外課程要沒摔的缺手斷腳就不錯了哪裡來的心情考慮合不合宜這問題啊…

  「你一定就是因為太現實才交不到女朋友」

   李赫宰又轉過頭去和李東海分享塗鴉照,在兩個人笑到可能隨時會岔氣之虞你也開始思考自己是不是真如對方所說有些時候看起來真的太過現實層面這問題。

   嗯,看來還真是承蒙對方貴言了。

 


1-2.

  走到地鐵站的途中其實得爬上天橋到對向去,只要想到這裡你都有點不開心,疑惑著明明就是在校區內怎麼就這麼不親近人民呢這些公共設備。

  才剛這麼想腳底下馬上就一滑,你反射性的趕緊抓住一旁的扶手好穩住自己的重心、意外的卻是身旁突然拉住自己手臂的力道,是很適時的阻止了自己面朝下摔個稀爛的悲劇沒錯,只是抬頭對上的卻是那個被自己形容總有神奇相遇的曹圭賢那感覺真的是非常不好。

  你為什麼要在一個幾乎可能已經是自己精神偶像的人面前出糗?


  「第四次了」來人帶著笑意說,隨著發聲而吐出的氣在寒冷的戶外釀成一陣陣白煙,曹圭賢的雙頰被凍個通紅,比起過去相遇的記憶來說對方肯願意拉掉一邊耳機和自己搭話的是不是代表你跟他已經有一定相識的程度……好吧現在這些雜七雜八的不是重點,你的腦袋裡很順理成章的開始推測到底什麼是第四次。

   摔跤次數相遇次數談話次數,曹圭賢的手滑至你的手腕、就這樣拉著你走上橋面卻還是沒有半點想放開的意思,放學時間人很多、尤其靠近地鐵站了再加上兩校交錯的人數,於是當你跟他才走到半途時自己就先忍不住的把手先給抽了回來。 「我可以自己走的沒關係」

  「然後再看你第五次效仿金妍兒來個跳躍轉身?」

   果然,看著對方用著超級無害的笑容說這句話怎麼讓你突然心底突然萌生一股殺意? 太恐怖了這個人根本就在迫使你犯罪來著,於是趕緊搖搖頭、硬是回嘴說自己就是想參加下屆冬季奧運要他曹圭賢千萬不要干擾自己才是,「而且你怎麼知道是第五次、搞不好你直接錯過二、三直接跳到五了也說不定」

   聽著你的辯論曹圭賢笑了,在陸橋中間放聲大笑的舉動惹來橋面上往來行人的注目,唉、這人到底是想吸引多少視線關注才甘願啊?


   「……你笑屁啊」沉著臉、耳機男慢慢調整好大笑過後的呼吸,好像這才看見你的滿臉不悅般換上淺淺微笑。


   「扣除掉今天的,前面的一、二還有三我可都沒錯過」

   這麼說著的曹圭賢,卻讓你在這當下覺得什麼神愛世人可能真的都是瞎扯、至少祂就不太眷顧你金厲旭吧要不為什麼老是事與願違呢?


1-3.

  
   〝金厲旭你真的是流年不利〞
  
  這是李東海給你的回覆、就接在對方問著自己今年跨年夜打算到哪去慶祝的疑問句之後,爾後你就這樣盯著電腦螢幕恍神了許久、才被自己一句〝要去改運〞給倉促結束掉對話視窗。

  
  只要想到還擺在櫃子裡的那盒手機你就頭痛,當母親還在興高采烈自己難得的好運時你卻提不起勁告訴對方她兒子那所謂的抽到大獎的是全拜身旁的好友努力不懈刷票所致,依你看現在曹圭賢的討論版裡搞不好大家都知道金厲旭這瘋狂歌迷的存在也說不定。

  啊…想到就頭痛,要是哪天耳機男知道自己就是金厲旭的話不知道他會有什麼反應,是滿臉鄙視的訝異原來自己就是網站裡那個瘋狂的金厲旭呢、還是會堆起笑容像初次見面般的說,喔、你好?


  「怎麼想都很慘啊…」或許你該試著去慶幸好險自己是到了年底才開始走低運,要不然一整年比起一整個月確實是還要來的折磨人許多。


   於是又習慣性的開起了廣播,那個單元依然在、只是自己的耳朵好像再也無法被其他聲音吸引,就算打電話進去唱的是同一首歌、這個埋首寫作業的你就是能夠馬上區分出那人較為圓滑沉穩或是較為高亢有力的差別。 效應衍伸到只要聽見哪首朗朗上口的曲子就會開始期待哪天能夠聽見廣播男會唱,無奈上一季的賽程早已過去、就算現在自己被逼到了也沒辦法,說不定對方正拿著存款簿滿足的看著上面的獎金數字傻笑吧。

   至於明天地鐵站裡的那個曹圭賢…


   還是算了吧,你可不希望自己最後僅存的那一點形象全被那有可能發生的第五、六或是七八次出糗給消滅的一點不剩。

= = = = = = = 

雜話;

           是啊我又來了(沒人在意) 一樣錯開3小時3章XDD

           今天應該能搬完吧........(愣)

 

           [12.12.08 阿路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酸+阿路路。 的頭像
阿酸+阿路路。

♬六人式雙開冰箱

阿酸+阿路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