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你31號那天有空嗎?』

   撐著下巴看著窗外空無一人的長廊發呆,你腦海裡正猶豫的是曹圭賢在今天早上突如其來的疑問句, 31號那天自己有空嗎?

 

   如果按照先後順序來決定的話自己好像應該先答應李東海那邊的邀約、畢竟要說實話友人可是比耳機男還要早了近11個小時提出問題…只是回想起幾個月前同樣也是跟他們出遊的記憶你就突然想打退堂鼓,更何況每次三個人出去落單的幾乎都是你。

   假設要是可以扣掉陰雨天看流星雨意義不明的那次和被遺忘在觀光勝地那一次來說的話、昨天晚上你可能會直接點頭同意李東海說想去看跨年煙火的瘋狂,只是今年有了更好的選擇、雖然這樣說很對不起好友,但是就連自己的腳趾頭可能都會覺得跟曹圭賢一起出去會有趣很多。

  畢竟在肯定與否定的答案裡多了個中立的選項是個多大的誘惑你又不是不知道…唉、煩死了。

  拿著筆的右手早就因為思考猶豫的煩躁而在筆記本上畫過一圈又一圈,數量過多而集結而成的淺灰色圈洞的像是在突顯自己內心一般看著你直嘆氣,最後還是抓起一旁的橡皮擦把這糾結的情緒產物給擦去、卻好像擦不掉現在正困擾自己的兩難。

  


2-2.

   拿著手機看著螢幕上顯示的簡訊發呆,發訊人是曹圭賢、時間是15分鍾前。

   先撇開耳機男在上課時間為什麼能夠傳訊息給自己的這點疑惑吧,這回曹圭賢傳過來的的邀約項目增加了、是後天對方學校的校慶園遊會。

   「女朋友?」李赫宰的手裡的筷子還停在半空中、一看見自己拿出手機察看的動作後整個人的注意力卻遠比你這當事人還要集中。「說什麼,是不是要找你約會啊?」

   「約什麼啊是耳機男,問我要不要去他學校的校慶…」

  「你們兩個什麼時候這麼熟!?」 兩眼瞪的老大像發現新大陸一樣驚訝,拜託你金厲旭難道就不能拓展校際友誼嗎李赫宰那是什麼表情和反應啊真的很欠揍。
  
  「羨慕的話就去交一個啊」把對方一直靠過來的動作給推回去,然後順勢蓋上便當盒、沒漏看斜前方的李東海在聽見幾個微妙關鍵字而回過頭來的殺氣。 「聽說他們學校很多很漂亮的女生喔」


   拍拍友人的肩頭就這樣起身離開座位,你想接下來應該有段時間李赫宰都不會有心力再來煩擾自己了,李東海那老愛追根究底個性要是發作起來可是有幾個頭都不夠燒的煩惱。 想到這裡就覺得好險,好險曹圭賢看起來是那種很隨和的人、要不然你可能會先受不了的直接崩潰抓狂。

   弄了半天你還是沒能決定要不要答應曹圭賢的邀約,無奈。

 


2-3.


  結果在放學前一刻,你終於還是決定去了。

  衝著自己說要去拓展校際友誼這些瞎話,還有大概就是你也不太會拒絕別人的心軟吧,總而言之當又在地鐵遇見對方時你只是很自然的告訴曹圭賢關於星期六的園遊會自己會去這件事,然後你們兩個一起上了車、拉著拉環就這麼並肩站在車廂內的搖搖晃晃。


  「那一樣在地鐵見面吧,早上十點、2號出口旁的公車站」耳機男看起來很開心的樣子,你看著對方幾乎比自己高出一個頭的視線有點苦惱自己不太爭氣的身高,還有就是對方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不戴耳機的?

  要是這樣的話曹圭賢就應該不能被叫作耳機男了吧… 有點煩燥,不過這世界上好像也沒人明文規定被叫春香的人就一定得長個國色天香一樣,算了吧、曹圭賢就曹圭賢,反正那個廣播男也逐漸消失在自己的日常生活裡了,心裡那有點小抗拒的心態看來是能夠安份一點的意思。

  要不然一想到自己可能是眼前這人的頭號粉絲你就尷尬,而且焦躁相當。


  更何況那天曹圭賢在知道自己的名字叫金厲旭的時候好像是愣了下才反應過來…雖然說自己一直催眠自己那些都是眼花看錯,不過後來對方好像在輸入手機號碼時還很認真的問了自己一次是不是真的叫金厲旭三個字,搞的你緊張個半死好害怕對方會指著自己大叫或大笑之類的說他是瘋狂粉絲。

  還好曹圭賢當時只是笑的有點微妙並沒有多說什麼,爾後就很時常的傳訊息或是打電話給自己、讓你有點搞不太懂對方真的就是自己努力當了近三個禮拜忠實聽眾的廣播男呢、還是純粹因為每天巧遇而開始有話寮的那個耳機男。


  唉、總之這大概就是所謂的人生無常吧…你是這麼想的、當曹圭賢笑著和你在地鐵道別的時候。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酸+阿路路。 的頭像
阿酸+阿路路。

♬六人式雙開冰箱

阿酸+阿路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